•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只要我決定受理這個案子,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個日程——打贏這個官司。
    我將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來,不管這樣做會產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團隊討論
    全體律師、全部案件、全部討論
  •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智豪律所 專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訴廳毒品犯罪案件公訴證據標準指導意見(試行)

  •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
  • 2013-09-18
2005年4月25日  [2005]高檢訴發第32號
     根據毒品犯罪案件證據的共性和特性,公訴證據標準可分為一般證據標準和特殊證據標準。一般證據標準,是指毒品犯罪通常具有的證據種類和形式;特殊證據標準,是指對某些毒品犯罪除一般證據種類和形式外,還應具有的特殊證據形式。
    一、一般證據標準
    一般證據標準,包括證明毒品犯罪的客體、客觀方面、主體和主觀方面的證據種類和形式。毒品犯罪侵犯的客體主要是國家對毒品的管理制度,在一些特殊的毒品犯罪中,還同時侵害了國家海關管理制度等。對此,一般可通過犯罪事實的認定予以明確?!吨笇б庖姡ㄔ囆校分饕槍Φ氖亲C明毒品犯罪的主體、主觀方面和客觀方面的證據種類和形式問題。
    (一)關于犯罪主體的證據
    毒品犯罪的主體既有一般主體,也有特殊主體,包括自然人和單位。關于犯罪主體(自然人)的證據主要參考以下內容:
    l、居民身份證、臨時居住證、工作證、護照、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臺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中華人民共和國旅行證,以及邊民證;
    2、戶口簿或微機戶口卡;
    3、個人履歷表或入學、入伍、招工、招干等登記表;
    4、醫院出生證明;
    5、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
    6、有關人員(如親屬、鄰居等)關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情況的證言。
    通過上述證據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姓名(曾用名)、出生年月日、居民身份證號、民族、籍貫、出生地、職業、住所地等基本情況。販賣毒品罪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必須是年滿14周歲的自然人;其它毒品犯罪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必須是年滿16周歲的自然人。
    收集、審查、判斷上述證據需要注意的問題:
    l、居民身份證、工作證等身份證明文件的核實
    對居民身份證、臨時居住證、工作證、護照、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臺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中華人民共和國旅行證,以及邊民證的真實性存在疑問,如有其他證據能夠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實情況的,可根據其他證據予以認定;現有證據無法證明的,應向證明身份文件上標明的原出具機關予以核實;原機關已撤消或者變更導致無法核實的,應向有權主管機關予以核查。經核查證明材料不真實的,應當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戶籍所在地的公安機關、原用人單位調取證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真實姓名、住址無法查清的,應按其綽號或自報情況起訴,并在起訴書中注明。被告人自報姓名可能造成損害他人名譽、敗壞道德風俗等不良影響的,可以對被告人進行編號并按編號制作起訴書,同時在起訴書中附具被告人的照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為公安機關提取的法定書證(戶口簿、身份證等)所記載的個人情況不真實,但沒有證據證明的,應以法定書證為準。對于年齡有爭議的,一般以戶籍登記文件為準;出生原始記錄證明戶籍登記確有錯誤的,可以根據原始記錄等有效證據予以認定。對年齡有爭議,又缺乏證據的情況下,可以采用“骨齡鑒定法”,并結合其他證據予以認定。
    2、國籍的認定
    國籍的認定,涉及案件的審判管轄級別。審查起訴毒品犯罪案件時,應當查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國籍。外國人的國籍,以其入境時的有效證件予以證明。對于沒有護照的,可根據邊民證認定其國籍;緬甸的個別地區使用“馬幫丁”作為該地區居民的身份證明,故根據“馬幫丁”也可認定其國籍。此外,根據有關國家有權管理機關出具的證明材料(同時附有我國司法機關的《委托函》或者能夠證明該份證據取證合法的證明材料),也可以認定其國籍。國籍不明的,可商請我國出入境管理部門或者我國駐外使領館予以協助查明。無法查明國籍的,以無國籍人論。無國籍人,屬于外國人。
    3、刑事責任能力的確定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言行舉止反映他(她)可能患有精神性疾病的,應當盡量收集能夠證明其精神狀況的證據。證人證言可作為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刑事責任能力的證據。經查不能排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精神性疾病可能性的,應當作司法精神病鑒定。
    (二)關于犯罪主觀方面的證據
    毒品犯罪的主觀方面為故意。關于主觀方面的證據主要參考以下內容:
    1、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同案犯的供述和辯解;
    2、有關證人證言;
    3、有關書證(書信、電話記錄、手機短信記錄);
    4、其他有助于判斷主觀故意的客觀事實。
    通過證據1、證據2和證據3,證明毒品犯罪案件的起因、犯罪動機、犯罪目的等主觀特征。當以上證據均無法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主觀上是否具有毒品犯罪的“明知”時,可通過證據4,即根據一定的客觀事實判定“明知”。
    收集、審查、判斷上述證據需要注意的問題:
    l、對于毒品犯罪中目的犯的認定,應注意收集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主觀犯罪目的之證據,例如,刑法第355條第2款規定的“以牟利為目的”。
    2、對于毒品犯罪中共同犯罪的認定,應注意收集證明共同故意的證據。
    3、推定“明知”應當慎重使用。對于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并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能做出合理解釋的,可推定其明知,但有相反證據的除外:(1)故意選擇沒有海關和邊防檢查站的邊境路段繞行出入境的;(2)經過海關或邊檢站時,以假報、隱匿、偽裝等蒙騙手段逃避海關、邊防檢查的;(3)采用假報、隱匿、偽裝等蒙騙手段逃避郵檢的;(4)采用體內藏毒的方法運輸毒品的。對于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能否推定明知還需結合其他證據予以綜合判斷:(1)受委托或雇傭攜帶毒品,獲利明顯超過正常標準的;(2)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有物、住宅、院落里藏有毒品的;(3)毒品包裝物上留下的指紋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指紋經鑒定一致的;(4)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持有毒品的。
    (三)關于犯罪客觀方面的證據
    毒品犯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各種形式的毒品犯罪行為,如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毒品等。證明毒品犯罪客觀方面的證據主要參考以下內容:
    1、物證及其照片,包括毒品、毒品的半成品、毒品的前體化學物、毒品原植物、毒品原植物的種子或幼苗、制毒物品、毒資、盛裝毒品的容器或包裝物、作案工具等實物及其照片;
    2、毒資轉移的憑證,如銀行的支付憑證(如存折、本票、匯票、支票)和記帳憑證,毒品、制毒物品、毒品原植物等物品的交付憑證(托運單、貨單、倉單、郵寄單),交通運輸憑證(車票、船票、機票),同案犯之間的書信等;
    3、報案記錄、投案記錄、舉報記錄(信件)、控告記錄(信件)、破案報告、吸毒記錄等能說明案件及相關情況的書面材料;
    4、毒品、毒資、作案工具及其它涉案物品的扣押清單;
    5、相關證人證言,包括海關、邊防檢查人員、偵查人員的證言,以及鑒定人員對鑒定所作的說明;
    6、辨認筆錄、指認筆錄及其照片情況的文字記錄,包括有關知情人員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辨認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對毒品、毒資等犯罪對象的指認情況;
    7、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
    8、毒品鑒定和檢驗報告,包括毒品鑒定、制毒物品鑒定、毒品原植物鑒定、毒品原植物的種子或幼苗鑒定、文檢鑒定、指紋鑒定、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是否吸食毒品的檢驗報告,以及被引誘、教唆、欺騙、強迫吸毒的被害人和被容留吸毒的人員是否吸食毒品的檢驗報告;
    9、現場勘驗、檢查筆錄及照片、錄像、現場制圖,包括對現場的勘驗、對人身的檢查、對物品的檢查;
    10、毒品數量的稱量筆錄;
    11、視聽資料,包括錄音帶、錄像帶、電子數據等。
    通過上述證據證明:毒品犯罪事實是否存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實施毒品犯罪行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實施毒品犯罪行為的性質;犯罪的時間、地點、手段、后果;毒品的種類及其數量;共同犯罪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之間的關系及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和地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財產狀況;是否具有法定或酌定從重、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的情節;涉及管轄、強制措施、訴訟期限的事實;其他與定罪量刑有關的事實。
    收集、審查、判斷上述證據需要注意的問題:
    1、毒品犯罪案件中所涉及的毒品、制毒物品,以及毒品原植物、種子、幼苗,都必須屬于刑法規定的范圍。
    2、收集證據過程中,應注意固定、保全證據,防止證據在轉移過程中因保管失當而發生變化或滅失。
    3、公安機關對作為證據使用的實物應當隨案移送檢察機關,對不宜或不便移送的,應將這些物品的扣押清單、照片或者其他證明文件隨案移送檢察機關。
    4、注意審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等言詞證據,對于以刑訊逼供、誘供、指供、騙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言詞證據,堅決依法予以排除。
    5、在毒品、制毒物品等物證滅失的情況下,僅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己的供述,不能定罪;但是,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與同案犯的供述吻合,并且完全排除誘供、刑訊逼供、串供等情形,能夠相互印證的口供可以作為定罪的證據。
    6、毒品數量是指毒品凈重。稱量時,要扣除包裝物和容器的重量。毒品稱量應由二名以上偵查人員當場、當面進行,并拍攝現場照片。查獲毒品后,應當場制作稱量筆錄,要求犯罪嫌疑人當場簽字;犯罪嫌疑人拒絕簽字的,應作出情況說明。
    7、審查鑒定時,要注意鑒定主體是否合格、鑒定內容和范圍是否全面、鑒定程序是否符合規范(包括檢材提取、檢驗、鑒定方法、鑒定過程、鑒定人有無簽字等)、鑒定結論是否明確具體、鑒定報告的體例形式是否符合規范要求,以及鑒定結論是否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
    8、公安機關依法使用技術偵查手段秘密收集的證據,因為涉及保密問題,不能直接作為證據使用;必須使用技術偵查手段秘密收集的證據證明犯罪事實時,應將其轉化為訴訟證據。
    二、特殊證據標準
    特殊證據標準主要包括主體特殊的毒品犯罪、有被害人的毒品犯罪、毒品犯罪的再犯,以及某些個罪所需的特殊證據形式。
    (一)單位犯罪的特殊證據
    刑法第347條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第350條走私制毒物品罪、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第355條非法提供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罪都規定單位可以構成本罪主體。單位毒品犯罪除一般證據標準外,還需要參考以下內容:
    1、證明單位犯罪主體身份的證據,例如,單位注冊登記證明、單位代表身份證明、營業執照、辦公地和主要營業地證明等;
    2、證明單位犯罪主觀故意的證據,例如,證明單位犯罪的目的、實施犯罪的決定形成等證明材料;
    3、證明單位犯罪非法所得歸屬的證據,例如,證明單位、金流動、非法利益分配情況等證明材料;
    4、證明單位犯罪中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的證據。
    通過上述證據證明犯罪系單位行為,與自然人犯罪相區分。
    收集、審查、判斷上述證據需要注意以下問題:
    1、我國刑法中規定的單位,既包括國有、集體所有的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也包括依法設立的合資經營、合作經營企業和具有法人資格的獨資、私營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
    2、個人為進行違法犯罪活動而設立的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實施犯罪的,或者公司、企業、事業單位設立后,以實施犯罪為主要活動的,以自然人犯罪論處。
    3、盜用單位名義實施犯罪,違法所得由實施犯罪的個人私分的,依照刑法有關自然人犯罪的規定定罪處刑。
    (二)特殊主體的特殊證據
    刑法第355條規定的非法提供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罪的主體是特殊主體,即依法從事生產、運輸、管理、使用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和麻醉藥品的單位和個人。該罪的特殊證據主要參考以下內容:
    1、國家主管部門頒發的生產、運輸、管理、使用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麻醉藥品的“許可證”;
    2、有關單位對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和麻醉藥品的來源、批號的證明及管理規定;
    3、特殊行業專營證;
    4、有關批文;
    5、有關個人的工作證、職稱證明、授權書、職務任命書。
    通過上述證據證明犯罪主體具有從事生產、運輸、管理、使用國家管制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的權力和職能。
    (三)有被害人的毒品犯罪的特殊證據
    刑法第353條規定的引誘、教唆、欺騙他人吸毒罪、強迫他人吸毒罪屬于有被害人的毒品犯罪。這一類犯罪的特殊證據主要參考以下內容:
    1、被引誘、教唆、欺騙吸食、注射毒品的被害人的陳述;
    2、被強迫吸食、注射毒品的被害人的陳述;
    3、被引誘、教唆、欺騙、強迫吸食、注射毒品的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及其親屬的證言。
    通過上述證據證明被害人的客觀存在,以及被告人引誘、教唆、欺騙他人吸毒、強迫他人吸毒的客觀事實。
    (四)毒品犯罪再犯的特殊證據
    刑法第356條規定,因走私、販賣、運輸、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過刑,又犯本節規定之罪的,從重處罰。毒品犯罪再犯的特殊證據主要是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前科的生效判決和裁定。
    收集、審查、判斷這類證據需要注意以下問題:
    l、毒品再犯前科的罪名僅指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和非法持有毒品罪;
    2、對于同時構成毒品再犯和刑法總則規定累犯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一律適用刑法分則第356條關于毒品再犯的從重處罰規定,不再援引刑法總則中關于累犯的規定。
    (五)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的特殊證據
    刑法第347條第2款(4)、(5)項規定: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以暴力抗拒檢查、拘留、逮捕,情節嚴重的,或者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的,應當處十五年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沒收財產。符合這兩項規定的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的特殊證據主要參考下列內容:
    l、公安、海關、邊檢部門出具的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暴力抗拒檢查、拘留、逮捕的材料;
    2、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的材料或者犯罪記錄。
    通過上述證據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具有以暴力抗拒檢查、拘留、逮捕的嚴重情節,是否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符合上述兩種情形的,應依法適用加重的法定刑。
    (六)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罪的特殊證據
    根據刑法第351條第1款2、3項之規定,行為人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經公安機關處理后又種植的,或者抗拒鏟除的,構成本罪。本罪的特殊證據主要參考以下內容:
    l、公安機關對原種植行為的處理情況說明;
    2、公安機關的處理決定(包括行政處罰決定);
    3、公安機關責令鏟除毒品原植物的通知書;
    4、公安機關警告或責令改正的記錄。
    通過上述證據證明公安機關曾處理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種植毒品原植物的行為,或者公安機關曾責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鏟除其非法種植的毒品原植物,或者強制鏟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種植的毒品原植物,但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拒絕鏟除。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數量沒有達到刑法第351條第1款(1)項規定的數量較大程度,又不能證實行為人具有上述兩種情形之一的,不構成犯罪。
 
 
 
?運??:???? X? 用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和麻醉藥品的單位和個人。該罪的特殊證據主要參考以下內容: 
    1、國家主管部門頒發的生產、運輸、管理、使用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麻醉藥品的“許可證”; 
    2、有關單位對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和麻醉藥品的來源、批號的證明及管理規定; 
    3、特殊行業專營證; 
    4、有關批文; 
    5、有關個人的工作證、職稱證明、授權書、職務任命書。 
    通過上述證據證明犯罪主體具有從事生產、運輸、管理、使用國家管制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的權力和職能。 
    (三)有被害人的毒品犯罪的特殊證據 
    刑法第353條規定的引誘、教唆、欺騙他人吸毒罪、強迫他人吸毒罪屬于有被害人的毒品犯罪。這一類犯罪的特殊證據主要參考以下內容: 
    1、被引誘、教唆、欺騙吸食、注射毒品的被害人的陳述; 
    2、被強迫吸食、注射毒品的被害人的陳述; 
    3、被引誘、教唆、欺騙、強迫吸食、注射毒品的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及其親屬的證言。 
    通過上述證據證明被害人的客觀存在,以及被告人引誘、教唆、欺騙他人吸毒、強迫他人吸毒的客觀事實。 
    (四)毒品犯罪再犯的特殊證據 
    刑法第356條規定,因走私、販賣、運輸、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過刑,又犯本節規定之罪的,從重處罰。毒品犯罪再犯的特殊證據主要是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前科的生效判決和裁定。 
    收集、審查、判斷這類證據需要注意以下問題: 
    l、毒品再犯前科的罪名僅指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和非法持有毒品罪; 
    2、對于同時構成毒品再犯和刑法總則規定累犯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一律適用刑法分則第356條關于毒品再犯的從重處罰規定,不再援引刑法總則中關于累犯的規定。 
    (五)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的特殊證據 
    刑法第347條第2款(4)、(5)項規定: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以暴力抗拒檢查、拘留、逮捕,情節嚴重的,或者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的,應當處十五年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沒收財產。符合這兩項規定的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的特殊證據主要參考下列內容: 
    l、公安、海關、邊檢部門出具的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暴力抗拒檢查、拘留、逮捕的材料; 
    2、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的材料或者犯罪記錄。 
    通過上述證據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具有以暴力抗拒檢查、拘留、逮捕的嚴重情節,是否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符合上述兩種情形的,應依法適用加重的法定刑。 
    (六)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罪的特殊證據 
    根據刑法第351條第1款2、3項之規定,行為人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經公安機關處理后又種植的,或者抗拒鏟除的,構成本罪。本罪的特殊證據主要參考以下內容: 
    l、公安機關對原種植行為的處理情況說明; 
    2、公安機關的處理決定(包括行政處罰決定); 
    3、公安機關責令鏟除毒品原植物的通知書; 
    4、公安機關警告或責令改正的記錄。 
    通過上述證據證明公安機關曾處理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種植毒品原植物的行為,或者公安機關曾責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鏟除其非法種植的毒品原植物,或者強制鏟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種植的毒品原植物,但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拒絕鏟除。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數量沒有達到刑法第351條第1款(1)項規定的數量較大程度,又不能證實行為人具有上述兩種情形之一的,不構成犯罪。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是重慶乃至西南地區首家專做刑事辯護的刑事律師所,團隊旗下匯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師、法學專家、博士等人才為確保辦案質量,智豪律師作為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所承接刑事案件經過全體律師的集體討論以確定最佳的辯護方案——“集體智慧、團隊資源”,結合刑事領域積累的廣泛深厚的社會關系資源及刑事辯護的實戰經驗,“為生命辯護、為自由吶喊”。
免責聲明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相關權利人根據網站上的聯系方式在兩周內速來電、來函與智豪團隊聯系,本網承諾會及時處理。

關閉
吉林快3今天 体彩20选5最新开奖结果 mg游戏平台 制作以太坊挖矿机 真人斗地主2百人牛牛 甘肃11选5综合走势图 美人捕鱼破解版 福彩35选7开奖号码 nba比分网 多宝彩票平台登陆 12269期体彩20选5 陕西快乐10分玩法 大满贯麻将手游 海南七星彩票论坛 雪园足球比分直播 四川麻将带幺九什么意思 pc蛋蛋预测加拿大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