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只要我決定受理這個案子,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個日程——打贏這個官司。
    我將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來,不管這樣做會產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團隊討論
    全體律師、全部案件、全部討論
  •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智豪律所 專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朱某某涉嫌運輸毒品罪案一審辯護詞

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朱某某(涉嫌運輸毒品罪)的委托,指派智豪律師擔任朱某某涉嫌運輸毒品罪一案的辯護人,依法履行辯護職責。在深入研究本案事實、證據和有關法律規定的基礎上,辯護人的總意見為:
起訴書指控朱某某構成運輸毒品罪不成立。朱某某缺乏運輸毒品罪的主觀故意,現有證據不能證實該毒品是由朱某某攜帶運輸至重慶,且現有證明體系不能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證明標準。
一、朱某某不具備運輸毒品的主觀故意
(一)被告人朱某某不具備《大連會議紀要》規定的推定主觀明知的情形

被告人朱某某的行為不符合《全國部分法院審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以下簡稱《大連會議紀要》)第十條主觀明知的認定問題。第十條規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被告人不能做出合理解釋的,可以認定其“明知”是毒品,但有證據證明確屬被蒙騙的除外:

(1)執法人員在口岸、機場、車站、港口和其他檢查站點檢查時,要求行為人申報為他人攜帶的物品和其他疑似毒品物,并告知其法律責任,而行為人未如實申報,在其攜帶的物品中查獲毒品的;
(2)以偽報、藏匿、偽裝等蒙蔽手段,逃避海關、邊防等檢查,在其攜帶、運輸、郵寄的物品中查獲毒品的;
(3)執法人員檢查時,有逃跑、丟棄攜帶物品或者逃避、抗拒檢查等行為,在其攜帶或者丟棄的物品中查獲毒品的;(4)體內或者貼身隱秘處藏匿毒品的;
(5)為獲取不同尋常的高額、不等值報酬為他人攜帶、運輸物品,從中查獲毒品的;
(6)采用高度隱蔽的方式攜帶、運輸物品,從中查獲毒品的;
(7)采用高度隱蔽的方式交接物品,明顯違背合法物品慣常交接方式,從中查獲毒品的;
(8)行程路線故意繞開檢查站點,在其攜帶、運輸的物品中查獲毒品的;
(9)以虛假身份或者地址辦理托運手續,在其托運的物品中查獲毒品的;
(10)有其他證據足以認定行為人應當知道的。
綜合本案已經查實的案件事實,朱某某不具備2008年《大連會議紀要》對被告人主觀“明知”的推定做的所有列舉式規定,由此不能推定本案朱某某具備
“明知”是毒品而進行運輸的主觀故意。
(二)朱某某對其去重慶的目的的辯解具備合理性,且前后穩定一致
就此次去重慶的目的,朱某某在訊問中明確說明此次去重慶的目的是為了去湖南收賬,途徑重慶順便去修一下海馬汽車,且所有訊問筆錄前后穩定、一致。辯護人認為該辯解具備合理性,法院應當采納。
二、現有證據不能證實該毒品是由朱某某攜帶運輸至重慶
現有證據僅能證實朱某某將涉案毒品提到案發地點,但是并不能證明朱某某將毒品從云南運輸至重慶。具體理由分述如下:
(一)起訴書認定朱某某運輸毒品的證據存在無法排除的矛盾,不能相互印證,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
起訴書認定朱某某攜帶毒品并將毒品從云南運輸至重慶的依據為證人覃某的證言與被告人付某某的供述。辯護人認為綜合對比上述覃某、付某某相關的證言、供述,發現二人的證言、供述不能相互印證,不能成為認定朱某某具備運輸毒品行為的定案依據。
通過對比上述覃某和付某某的筆錄可知,覃某關于“付某某告知自己是付某某和朱某某一起上樓”的供述不僅未得到付某某的印證,而且付某某的供述是說自己直到被抓才發現房間有覃某,兩人的供述存在不能排除的矛盾。
根據覃某的供述,魏某某并未提及朱某某是否攜帶毒品,自己更沒有主動給付某某打電話告知朱某某攜帶毒品去接付某某,但是,付某某在訊問筆錄中明確供述是覃某告知自己朱某某將攜帶六個東西。上述兩名被告人的供述不能相互印證,并且存在不能排除的矛盾。
綜上,辯護人認為起訴書認定朱某某攜帶毒品并將毒品從云南運輸至重慶的證據間不能相互印證,存在無法排除的矛盾,且不能排除該毒品系付某某攜帶運至重慶的合理懷疑,因此不能認定涉案毒品是由朱某某攜帶運輸至重慶。
三、本案認定朱某某犯運輸毒品罪并未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
綜合本案所有在案證據材料,本案認定朱某某犯運輸毒品罪的證據不僅不能相互印證,且案件關鍵事實并未查清,全案證據未形成完整的證明體系,即本案認定朱某某犯運輸毒品罪并未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
(一)指控朱某某運輸毒品的證據不能相互印證
相互印證,是指兩個以上的證據所能證明的案件事實出現了交叉或重合。那些能夠揭示同一事實或信息的不同證據,一般會被視為相互達到印證程度,其真實性也就得到了驗證。但是根據辯護詞二——(一)的圖表,據以認定朱某某運輸毒品的覃某、付某某供述相互不能印證,證據之間存在矛盾且無法得到排除,應被認定為“證據不足”。
(二)本案全案證據未形成完整的證明體系
作為一種外在的證明標準,“證據確實、充分”要求據以定案的證據不僅要有足夠的數量,且所證明之事實還要形成較為完整的證明體系。所謂證明體系,也被稱為“證據鎖鏈”,一般是指全案證據在查證屬實的前提下,相互銜接和協調一致,證據之間相互印證,形成環環相扣的閉合鎖鏈。由一系列證據形成的證明體系中,不能存在某一案件事實環節缺少證明或者某一證據得不到其他證據印證的情況,否則,所形成的證據鎖鏈就是不完整的,案件也不能被視為達到“證據確實、充分”的程度。
綜合本案全部證據材料,不僅不能認定朱某某攜帶毒品能運輸至重慶,甚至毒品是由誰攜帶并未查清,即案件事實中的重要的源頭一環并未查清。具體理由分述如下:
1、朱某某關于覃某電話告知自己“朱某某攜帶6個東西”的供述并沒有得到覃某的印證;
2、付某某在其供述中并未提到自己在上車以及車輛行使過程中看到車上有毒品,僅是行駛至冉家壩后,看見朱某某攜帶包包上樓。
3、覃某聽到魏某某電話告知付某某由朱某某接他開車到重慶,不僅沒有得到魏某某的印證,更未得到付某某的印證。甚至,覃某也并未明確聽到由朱某某攜帶毒品運輸至重慶的相關對話,更沒有親眼看見朱某某攜帶毒品。
綜上所述,辯護人認為綜合本案所有在案證據材料,不能認定朱某某具備明知是毒品而運輸的主觀故意,現有證據亦不能證實該毒品是由朱某某攜帶運輸至重慶,本案未查清毒品是由誰攜帶,且指控朱某某運輸毒品的證據不能相互印證,現有證明體系不能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證明標準。
懇請合議庭充分考慮辯護人的以上辯護意見,并對朱某某做出證據不足的無罪判決。謝謝!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是重慶乃至西南地區首家專做刑事辯護的刑事律師所,團隊旗下匯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師、法學專家、博士等人才為確保辦案質量,智豪律師作為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所承接刑事案件經過全體律師的集體討論以確定最佳的辯護方案——“集體智慧、團隊資源”,結合刑事領域積累的廣泛深厚的社會關系資源及刑事辯護的實戰經驗,“為生命辯護、為自由吶喊”。
免責聲明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相關權利人根據網站上的聯系方式在兩周內速來電、來函與智豪團隊聯系,本網承諾會及時處理。

關閉
吉林快3今天 七乐彩精准99%定胆杀号 10年经典老版单机麻将 云南快乐10分最大遗漏 炸金花必胜口诀 快乐10分开奖视频 湖南快乐十分apk 晓游棋牌上海斗地主 独行侠vs马刺 四肖期期中准免费心水 广西麻将烂牌怎么打 重庆菜园坝麻将机批发 福建快3今天开奖结果一 金博棋牌在线客服 杭州麻将技巧 青海11选5开奖一定牛 体彩排列五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