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只要我決定受理這個案子,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個日程——打贏這個官司。
    我將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來,不管這樣做會產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團隊討論
    全體律師、全部案件、全部討論
  •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智豪律所 專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沙某涉嫌販賣毒品罪一案辯護詞2

第二部分 量刑部分

鑒于本案現有證據和事實以及證據收集過程中存在的諸多程序違法行為,辯護人堅定地認定沙某的行為不構成犯罪。但是,由于我們當下的刑事辯護程序中沒有完全獨立的量刑辯護階段,因此為了更好的維護被告人的權利、保證被告人指控被認定之后的量刑公正,辯護人假設上述無罪辯護意見不被采納的情況下,仍在此提出如下的量刑辯護意見,供法官參酌:

一、沙某是受人指使而犯罪,系幫助犯性質的從犯,應予以減輕處罰

即使認定沙某實施了販賣毒品的行為,其也是受到屈某指使、安排而幫助販賣毒品,并不能因為本案的分案處理而忽視其系從犯這一重要事實和情節。具體理由如下:

(一)從主觀犯意看,沙某系被動介入,并非犯意提起者

根據沙某的訊問筆錄,其是在XX縣時阿大找到他以幫其賣毒品每月給5000元為誘餌誘騙其到重慶,后到重慶后又改為幫其賣了毒品后會拿10萬元的借口讓沙某為其販賣毒品。故沙某并非犯意的提出者。

(二)從利潤分配上,沙某無任何獲利

根據沙某的供述,其迄今為止從未領到過阿大允諾的10萬元錢,其平時每天也只拿幾十元錢主要用于吃飯。故其無任何獲利。且若毒品成功交易,主要獲利人也并非沙某,而是屈某。

(三)從客觀行為看,沙某并不知情毒品的來源和下家的情況,也非毒品所有人,也不能控制毒品價格,完全是被當做工具利用

根據沙某的供述,每次交易都是阿大給其打電話告知下家要的數量和價格以及下家在哪個地方、穿什么衣服。而沙某并非毒品所有人,也并不知道阿大手中的毒品的來源,也不清楚下家的情況,甚至連阿大的電話都沒有,都是阿大打電話給他,顯然其對交易價格、交易數量、交易時間、交易毒品的種類均沒有控制權,不能自行決定,完全是被當做一個犯罪工具來利用,地位較低、作用較小。
二、即使認定伍某從沙某處獲取毒品,但其系居中倒賣,而非沙某指使伍某販賣毒品,二人不構成共同犯罪
如果認定伍某和沙某均是幫助屈某販賣毒品,二人就均是受到屈某的指使、安排,不存在沙某指使、安排伍某的情況,沒有共同犯罪的故意,二人不構成共同犯罪并無疑問。
那么,退一步講,即使認定伍某從沙某處獲取毒品,但從伍某的供述看,其是自己賣,即先從伍且那里先把毒品借來拿去賣了以后就把掙的錢拿走,把本金給伍且,其從伍且那里拿成300元1克,自己拿出去賣成400元或者350-260元1克,這中間的差價就是伍某掙的錢,顯然這是一種居間倒賣行為。根據“武漢會議紀要”的相關規定,居中倒賣者屬于毒品交易主體,與前后環節的交易對象是上下家關系,直接參與毒品交易并從中獲利。故也不存在沙某指使伍某販賣毒品的情況,不能認定為共同犯罪并將沙某認定為主犯。

三、沙某系未成年人,且犯罪時剛滿14周歲,應最大程度地減輕處罰

即使認定沙某犯罪時已滿14周歲,但其也屬于剛滿14歲的情況,心智遠不成熟,雖有一定的認識能力,但還未完全具備分辨是非善惡的能力。
同時,其出生在XX縣少數民族地區,經濟、教育都相對落后,該地區毒品相對泛濫,其父親目前也在戒毒所強制戒毒;其母親也不知去向,在這種情況下,沙某和其他未成年人不同,其失去了監管和教育,分辨是非能力與其他未成年人相比相對較差。
此外,其家庭條件困難,沙某到重慶后也沒有其他任何謀生的手段,在這種情況,基于法律意識淡薄和迫于無奈,不得不實施違法犯罪行為。
綜上,根據《刑法》第17條“已滿14周歲不滿18周歲犯罪,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之規定,辯護人懇請法庭充分考慮其年齡方面的情節,對其最大程度地減輕處罰。

四、沙某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具有坦白情節,且坦白程度大,有助于同案犯定罪,可最大程度從輕處罰 

沙某自被抓獲后的多次訊問過程中每次均如實供述,應當認定為具有坦白情節。且其認罪悔罪態度明顯,不僅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同時積極供述了同案犯屈某的犯罪事實,便利了偵查機關迅速查明案件事實,且有利于對同案犯定罪,極大地節約了司法成本,與那些拒不認罪、多次翻供、拒不配合偵查的行為相比,在量刑時應當有所區別。

五、沙某深刻悔罪,認罪態度極好,可酌定從輕處罰

沙某在被抓獲后,一直向偵查機關表示,自己已經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尤其是今天的庭審中,我們也可以看到,經過這半年多的羈押,沙某當庭認罪伏法,深刻地表示出了其對過往犯罪行為的悔恨,認罪態度極好,懇請法庭酌情考慮這一情形,對其從輕判處。

六、從犯罪動機上看,沙某是為維持生計而誤入歧途,犯罪動機較為純真,可酌情從輕處罰

沙某所在的XX縣是在偏遠山區,且為少數民族,該地經濟條件較差,且沙某本人因沒有文化,一直沒有正當的職業,且家中還有4個兄弟姐妹,家庭條件極為困難。沙某來到重慶后,也沒有其他謀生的手段,于是,法律意識淡薄的沙某誤入歧途,走上了犯罪道路。但總體來說,沙某的犯罪動機較為純真,并非就是為了使毒品在社會上廣為流通而故意犯罪,犯罪意圖并不強烈,可酌情予以從輕處罰。

七、從社會危害上看,涉案的700余克毒品并未賣出,沙某的行為未造成毒品實際流向社會,未造成實際的嚴重后果,可酌定從輕處罰

辯護人認為,涉案的700余克毒品均被扣押,并未實際產生毒品交易,沒有造成毒品實際流向社會,未造成實際的嚴重后果,與那些將毒品交付后成功交易的犯罪行為相比,社會危害相對較輕,可酌定從輕處罰。

八、沙某所犯罪行并非源頭性犯罪,且并非毒梟、職業毒犯、累犯、毒品再犯,在量刑時應予以充分考慮,并在最終宣告刑的判處上予以體現

首先,在本案中,涉案毒品直接的源頭是屈某,被告人沙某并非源頭性犯罪,只是起到被利用的工具的作用,即使沒有沙某,不是毒品交易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我們也可以想象的是,屈某可以找到另外的容易控制的未成年人為其實施幫助販毒行為。
其次,本案中沙某是初犯、偶犯,之前一直是遵紀守法的公民,沒有任何前科,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均較小,并非毒梟、職業毒犯、累犯、毒品再犯。
綜上,根據“武漢紀要”中“要繼續依法嚴懲走私、制造毒品和大宗販賣毒品等源頭性犯罪,嚴厲打擊毒梟、職業毒犯、累犯、毒品再犯等主觀惡性深、人身危險性大的毒品犯罪分子”的相關規定,辯護人認為,沙某不應成為重點打擊的犯罪對象,懇請法庭在依法認定沙某為從犯后,考慮沙某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較小的情況,在量刑時對沙某予以從輕、減輕處罰。
因而,辯護人認為,刑法的功能不僅在于懲罰,更在于矯正和教育,對于地位作用較輕、認罪伏法、積極悔過的被告人沙某,本著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和法治精神,刑法應該給予其改過自新的機會,使被告人在受到刑法處罰的同時,更感受到法治寬容的陽光!
 
綜上,辯護人懇請法庭綜合考慮本案的證據和事實,在不能排除沙某犯罪時年齡未滿14周歲的合理懷疑的情況下,在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其實施了販賣毒品行為的情況下,本著存疑有利于被告人和疑罪從無的原則,對其宣告無罪!退一步講,即使法庭認為其有罪,但也懇請法庭認真考慮沙某所具有的所有法定和酌定情節,對其給予最大程度的減輕處罰,并在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謝謝!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是重慶乃至西南地區首家專做刑事辯護的刑事律師所,團隊旗下匯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師、法學專家、博士等人才為確保辦案質量,智豪律師作為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所承接刑事案件經過全體律師的集體討論以確定最佳的辯護方案——“集體智慧、團隊資源”,結合刑事領域積累的廣泛深厚的社會關系資源及刑事辯護的實戰經驗,“為生命辯護、為自由吶喊”。
免責聲明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相關權利人根據網站上的聯系方式在兩周內速來電、來函與智豪團隊聯系,本網承諾會及時處理。

關閉
吉林快3今天 金博棋牌app下载 体彩广东11选五规则 欢乐真人麻将所有版本 加拿大快乐8和28联系 海南麻将下载安装 快乐十分计划软件app 正版王中王平特一肖 签到送金币3000炸金花 516金蟾捕鱼论坛 福建快三遗漏号码 金牛棋牌平台 0422公牛vs小牛 上下分麻将代理 体彩浙江11选5中奖规则 kk棋牌作弊器下载官网 1月15日快船vs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