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只要我決定受理這個案子,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個日程——打贏這個官司。
    我將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來,不管這樣做會產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團隊討論
    全體律師、全部案件、全部討論
  •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智豪律所 專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楊某某犯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 認定自首 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

公訴機關建寧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楊某某因涉嫌犯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于2016年11月4日被建寧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9日被逮捕。
辯護人應**,福建**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趙**,貴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建寧縣人民檢察院以建檢訴刑訴(2017)1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楊某某犯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于2017年3月17日向本院提起公訴。
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
建寧縣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吳小英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楊某某及其辯護人應**到庭參加訴訟。
現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2012年3月間,被告人楊某某與姚某(已判刑)、李某(已判刑)商議制造毒品氯胺酮半成品羥亞胺販賣牟利。
被告人楊某某負責采購設備、原料和安排技師生產,李某提供資金和場地,姚某負責生產點的管理,并約定了利潤分成比例。
之后,被告人楊某某與李某、姚某等人到福建省建寧縣溪口鎮高山村大毛山礦山(礦山由李某與他人合伙投資經營)查看,并確定在該礦山生產羥亞胺。
同年3月下旬開始,姚某、邱某甲、丘某某、邱某乙、任某甲、任某乙、陳某、任某丙(均已判刑)等人陸續來到建寧羥亞胺生產點,被告人楊某某指導任某甲、陳某等人安裝調試生產設備,然后按化學工藝流程生產出7“個”羥亞胺(每個約25千克)。
邱某甲、黃某某(已判刑)、馮某某、邱某丙(二人另案處理)等人分三次將上述7“個”羥亞胺運到廣東省惠州市交給李某。
同年7月3日建寧縣公安局民警將陳某等人抓獲,并在生產點當場扣押10“個”袋裝淡黃色結晶體(重207.14千克)、及鹽酸、硫酸、溴素、乙醚和生產設備等。
經三明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鑒定,10“個”袋裝淡黃色結晶體中均檢出羥亞胺成分。
上述事實,公訴機關提供了相應的證據予以證實,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楊某某為了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牟利,按合伙分工積極采購設備、原料和安排技師生產。
使用乙醚、溴素、鹽酸、硫酸等原料采用化學方法生產羥亞胺,共計352.13千克,屬數量大,其行為應當以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為非法買賣制毒物品而生產羥亞胺,是犯罪預備。
被告人楊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條  第一款  、第二十二條  、第二十五條  第一款  、第二十六條  第一款  、第四款  的規定,建議對被告人楊某某判處有期徒刑5至7年,并處罰金。
被告人楊某某辯稱,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無異議。
辯護人的主要辯護意見: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無異議。
被告人具有如下從輕情節,1、被告人楊某某等人為非法買賣制毒物品而生產羥亞胺,是犯罪預備,應比照既遂犯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2、被告人有自首情節,依法可從輕、減輕處罰;3、制毒物品羥亞胺未流入社會造成危害,可酌情減輕處罰;4、被告人楊某某系初犯、偶犯,應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2012年3月,被告人楊某某與姚某、李某(二人已判刑)在廣東省惠東縣一賓館內商議制造毒品氯胺酮的半成品羥亞胺并販賣牟利,三人各自作了分工,由李某提供資金和場地,被告人楊某某負責采購設備、原料和安排技師生產,姚某負責運輸設備、原料和生產點的管理,并約定了利潤分成比例。
之后,被告人楊某某與姚某、李某等人到福建省建寧縣溪口鎮高山村大毛山礦山(礦山由李某與他人合伙投資經營)查看,并確定在該礦山生產羥亞胺。
后李某糾集邱某甲參與生產點的管理,楊某某糾集周某、任某甲(均已判刑),任某甲又糾集任某乙(已判刑)、陳某(已判刑)到建寧生產點生產羥亞胺。
3月下旬開始,姚某、邱某甲、邱某乙、丘某某、任某甲、任某乙、陳某等人陸續來到建寧生產點平整土地。
被告人楊偉光指使周某在廣東向黃海鵬(另案處理)買了反應釜,1800千克的乙醚等生產原料,并通過物流分批次發送到江西廣昌。
隨后由姚某、邱某甲、邱某乙、丘某某等人駕駛粵L×××××廂式小貨車到江西廣昌將設備和原料運至建寧生產點,然后由任某甲、任某乙、陳某等人調試生產設備。
同年6月初,任某甲、任某乙、陳某等人利用鄰氯苯基環戊酮、甲胺、溴素、硫酸、鹽酸、乙醚等化學原料非法合成2“個”羥亞胺(每個約25千克)。
6月7日晚邱某甲駕駛車牌號粵B××××ד本田雅閣”小車,黃某某駕駛粵L××××ד現代”小車分別載馮某某、邱某丙等人從惠州到建寧。
次日上午,黃某某駕駛“現代”小車和邱某丙在前方探路,馮某某駕駛裝有2“個”羥亞胺的“本田雅閣”小車跟在后面,途經寧化、連城回到惠州,將羥亞胺交給李某。
因任某甲在生產過程中眼睛受傷,任某乙陪同其離開建寧去治療,期間,陳某等人用相同的方法又生產出2“個”羥亞胺。
6月15日晚邱某甲、黃某某兩人駕駛粵L××××ד現代”小車從惠州到建寧與江西省廣昌縣交界處附近與邱某乙、丘某某交接,邱某甲等人把該2“個”羥亞胺運到惠州市交給李某。
之后,任某甲介紹任某丙到建寧羥亞胺生產點,陳某和任某丙用相同的方法又生產出3“個”羥亞胺。
6月25日晚,邱某甲、黃某某兩人駕駛粵L××××ד現代”小車從惠州到建寧與江西省廣昌縣交界處附近與邱某乙、丘某某交接,邱某甲等人再次把這3“個”羥亞胺運到惠州市交給李某。
2012年7月2日晚,邱某甲駕駛粵B××××ד本田雅閣”小車、黃某某駕駛粵L××××ד現代”小車從惠州到建寧,準備將后期生產好的羥亞胺全部運回廣東惠州。
次日上午,建寧縣公安局民警將陳某等人抓獲,并在建寧生產點當場扣押10袋淡黃色結晶體,共計207.14千克及鹽酸、硫酸、溴素、乙醚等生產原料和設備等。
經三明市公安局理化檢驗,被查扣的207.14千克淡黃色結晶體檢出羥亞胺和氯胺酮成分,其中氯胺酮成分含量為0.51%。
2016年11月4日被告人楊某某主動到貴州省正安縣公安局禁毒大隊投案。
上述事實,有下列經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予以證實。
1、公安機關出具的扣押物品清單,證實公安機關在建寧羥亞胺生產點扣押10袋淡黃色結晶體207.14千克及化工原料和設備等物;
2222、三明市公安局明公刑鑒(化)字[2012]78號理化檢驗報告,證實從生產點建寧縣溪口鎮高山村大毛山礦山平房門口的冰柜內扣押的10袋淡黃色結晶體,均檢出羥亞胺和氯胺酮成分,且氯胺酮成分含量為0.51%;
33333、三明市公安局明公刑鑒(化)字[2012]178號理化檢驗報告,證實從生產點建寧縣溪口鎮高山村大毛山礦山平房內扣押的11個方塑料桶內所裝溶液檢出硫酸成分,16個圓塑料桶內裝溶液檢出鹽酸成分,1個鐵桶內所裝溶液檢出乙醚成分;
4、(2013)三刑初字第12號刑事判決書,證實同案犯姚某、邱某甲、陳某、周某、任某甲、丘某某、邱某乙、黃某某、任某丙、任某乙已構成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被三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分別判處刑罰。
該判決書載明任某甲等人的證言對被告人楊某某在共同犯罪中的分工和所起的作用均作了表述,并作了認定;
5、(2014)建刑初字第5號刑事判決書,同案犯李某因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被建寧縣人民法院判處刑罰。
該判決書中李某的證言對本案被告人楊某某在共同犯罪中的分工和所起的作用均作了表述,并作了認定;
6、姚某的證言,證實2012年3月姚某和“阿東”(楊某某)、“阿康”(李某)三人在惠東縣“多祝”賓館商議生產“料頭”(羥亞胺),并販賣牟利,由楊某某負責采購設備、原料和請做“料頭”的師傅,李某提供資金和場地,姚某負責運設備、原料和生產點的管理,并約定利潤分成比例。
之后和“阿東”“阿康”等人到建寧查看生產點,確定在建寧“阿康”的礦山生產。
“阿東”采購了設備和原料,并發到江西廣昌,由姚某、邱某甲等人從廣昌運到建寧生產點;
7、證人李某的證言,證實楊某某與姚某、李某商議制造毒品氯胺酮半成品羥亞胺并販賣牟利,由被告人楊某某負責采購設備、原料和安排技師生產,李某提供資金和場地,姚某負責運設備、原料和生產點的管理,并約定利潤分成比例,此后三人按分工各自實施以及邱某甲和黃某某等人將在建寧生產的羥亞胺運送至廣東惠州的事實;
8、周某的證言,證實2012年3、4月份,姚某打電話邀周某共同生產羥亞胺,周某沒有同意,后來楊某某又打電話來,叫周某幫他弄一批設備和原料,因為和楊某某是老鄉又是同學,從中可賺取3萬多元的手續費,就同意幫他們,于是打電話給深圳的黃老板,向他訂購反應釜、甲胺、乙醚、溴素,每次都是楊某某拿現金給周某,設備和原料發到廣東,楊某某他們收到貨后,楊某某給了周某3萬多元好處費;
9、任某甲的證言,證實2010年上半年任某甲認識了楊某某。
2012年初楊某某打電話跟任某甲講有個老板想請人做化工原料,叫任某甲幫他做,每月工資三、四萬元,任某甲答應了。
之后楊某某到廣州與任某甲具體面談,楊某某講要去福建靠近江西的地方做化工原料,楊某某提供技術、設備、原料、場地等,只要按照他的配方做出成品就可以了,楊某某還叫任某甲再找二個人一起做。
約定做化工原料前安裝設備每月給八千元工資,開始做化工原料后每月三至四萬元工資。
當時想楊某某可能是生產毒品,有問他是否生產毒品,他說絕對不是,就相信他了。
后來任某甲糾集了任某乙、陳某到建寧幫忙做。
設備和原料都是楊某某準備好的,運設備和原料到生產點都是姚某、邱某甲、邱某乙等人。
安裝設備是任某甲和姚某,通過打電話問楊某某,楊某某在電話中教安裝。
在生產過程中都是任某甲與楊某某聯系,楊某某教做化工原料的具體步驟。
6月7日任某甲眼睛被燒傷后,任某甲與任某乙離開建寧,楊某某通過邱建成拿一萬元給任某甲治眼睛,楊某某拿了五千元付任某乙的工資。
之后任某甲又糾集任某丙到建寧做事,楊某某給任某丙打了1000元作路費;
10、同案犯邱某甲、陳某、任某乙、邱某乙、丘某某、黃某某、任某丙的供述,證實李某告知邱某甲他和姚某生產些違禁品,并邀其跟著姚某干,以及邱某甲和楊某某讓邱某乙、丘某某到建寧幫忙,負責運送生產設備和原料。
后邱某甲和黃某某等人分三次共運7個“料頭”(羥亞胺)到廣東惠州交給李某的事實;
11、公安機關出具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證實被告人楊某某的基本身份情況,犯罪時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12、正安縣公安局禁毒大隊出具的《投案自首經過》,證實被告人楊某某系主動到案。
上述所有證據,取證程序合法,內容客觀真實,且能夠相互印證,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認為,被告人楊某某為了非法買賣制毒物品而使用乙醚、鹽酸、硫酸等原料采用化學方法非法制造制毒物品羥亞胺,共計352.13千克,屬數量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
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
被告人楊某某明知羥亞胺是國家管制的制毒物品與他人共謀制造并牟利,并按照合伙分工負責采購用于生產制毒物品的設備、原料,找技師安裝設備和生產羥亞胺,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
被告人為買賣制毒物品犯罪而生產羥亞胺,屬犯罪預備,依法可比照既遂犯從輕或減輕處罰。
辯護人關于被告人楊某某生產的羥亞胺屬制毒物品,是犯罪預備,應比照既遂犯從輕、減輕處罰的辯護意見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采納;被告人主動到案,如實供述其犯罪事實,自愿認罪悔罪,認定為自首,依法予以從輕處罰。
因本案發生于刑法修正案(九)實施之前,根據從舊兼從輕原則,適用修改前的法律規定。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條  第一款  、第二十二條  、第二十五條  第一款  、第二十六條  、第六十四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中關于制毒物品犯罪定罪量刑的數量標準的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楊某某犯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八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
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1月4日起至2022年5月3日止。
罰金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向本院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三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審判長謝華強
審判員鐘慶陽
人民陪審員俞書華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書記員余穎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是重慶乃至西南地區首家專做刑事辯護的刑事律師所,團隊旗下匯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師、法學專家、博士等人才為確保辦案質量,智豪律師作為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所承接刑事案件經過全體律師的集體討論以確定最佳的辯護方案——“集體智慧、團隊資源”,結合刑事領域積累的廣泛深厚的社會關系資源及刑事辯護的實戰經驗,“為生命辯護、為自由吶喊”。
免責聲明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相關權利人根據網站上的聯系方式在兩周內速來電、來函與智豪團隊聯系,本網承諾會及時處理。

關閉
吉林快3今天 快乐12胆拖中奖规则 秒速赛车玩法公式 四人麻将游戏单机版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捕鸟达人让炮弹飞 11选5走势图 emba报考条件及费用 qq麻将外挂看牌绿色版 七乐彩规则 金易国际期货平台 互联网彩票停售原因之一 知乎 澳洲幸运8开奖网址 期货投资平台 香港麻将番数算钱 彩票平台上线公告 股票风险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