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只要我決定受理這個案子,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個日程——打贏這個官司。
    我將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來,不管這樣做會產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團隊討論
    全體律師、全部案件、全部討論
  •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智豪律所 專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毆打患病之人致其死亡可否在法定刑下量刑?

  •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
  • 2017-12-07
來源:法信
 
 
推薦案例
多因一果致人死亡的故意傷害案件中,如果不存在被害人傷害行為以外的其他占有絕對原因力的因素,不得在法定刑以下量刑——孫某某、呂某某故意傷害案
 
【案例要旨】在故意傷害案件中,多因一果致使被害人死亡,除非被告人傷害行為之外的其他因素占有絕對的原因力,否則,均不得在法定刑以下量刑,只能在法定刑幅度以內根據原因力大小予以處罰。
案號:(2015)錫刑終字第00165號
審理法院: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
來源:《人民司法·案例》2017年第8期
 
【評析】
(一)本案中毆打行為是最主要的原因
 
從司法鑒定意見看,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意見書和法醫病理學檢驗報告書均顯示被害人系因酒后頭面部遭外傷作用引起彌漫性蛛網膜下腔出血致急性中樞神經功能障礙死亡。病理學專業的人士分析認為,從現有材料綜合來看,外力作用對被害人的死亡是主要的,醉酒和腦底血管存在病理性改變也是導致死亡的因素,但作用沒有外傷大。
 
上訴人提供的證據不足以推翻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意見。從形式上講,根據《刑事訴訟法》有關證據的規定,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意見必須由具有相關資質的人員作出,檢測過程必須客觀,程序合法,鑒定方法科學,才算是符合證明標準而被采用。本案中,一審法院判決所依據的由無錫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出具的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意見完全符合這些形式要件,可以作為定案依據。
 
而上訴人的辯護人所提供的北京某科鑒咨詢服務中心出具的法醫學書證審查意見書,以證明被害人死亡的直接原因符合心源性意外猝死,但并未提供該中心的相關資質證明。還申請有專門知識的人胡某某出庭證明,但胡某某并未提供其所述的有效依據。
 
從實質上講,首先,根據病理學檢驗報告書,被害人小腦延髓交界處蛛網膜下腔出血,小腦及腦干水腫,此兩種情況可能導致被害人死亡時間較快。法醫認為,如果在出血點見畸形、動脈瘤,則考慮被害人自身腦血管病變的因素更大一些。但現有材料中未找到出血點,且肉眼觀腦基底動脈環未見畸形、動脈瘤及破裂,則考慮外傷的因素更大一些。其次,被害人腦底血管有的見管壁厚薄不均,有的見玻璃體樣變性,說明其被害人在生前原有腦血管病理性改變(高血壓病人會有這種病理性改變),再加上案發時其系醉酒的狀態,可導致血管更易擴張,更易破裂??傊?,根據相關醫學理論,猝死應當排除暴力因素,但被害人生前遭受孫某某、呂某某拳打腳踢,無法排除暴力因素,故可以認定被害人并非猝死,亦非心源性意外猝死。
 
將這些醫學檢驗狀況納入到《刑法》的分析框架就是,被害人自身的病變和醉酒狀態等情況從醫學上考量對被害人最終的死亡結果雖占有一定的原因力,即具有可大致量化的比例性質。但法律實踐中對致死因素作用力的思維考量尚不足深入到按比例大小來進行精確微觀量化對比分析從而定性傷害行為的性質,所以從法律的抽象性出發,只能在法律適用時對各種原因力因素作出較為宏觀的定性分析。被害人的醉酒狀態和自身個別身體部位的輕微病變等因素是案件發生前已經長期存在的既有事實,其只能作為背景性原因力而存在,從相關醫學分析和正常人的認知來看,這種背景性原因力的致死能力很弱,遠遠達不到一觸即發而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程度。顯然上訴人毆打行為的暴力程度足夠強,且確實起到了極大并且主導性的作用,才造成了一般情況下可以正常存活的被害人死亡的嚴重后果。
 
(二)被害人的基礎性病變是一直存在的,不是偶發的
根據《刑法》的一般原理,被告人只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當其行為與其他人的行為或一定自然現象競合時,由他人或自然現象造成的結果就不能歸咎于被告人。如“洪某某故意傷害案”中,被害人心臟病發作的誘因眾多,將這些誘因共同產生的被害人心臟病發作而死亡這一后果之責任,全部由被告人承擔,顯然與其罪責不相適應。
 
從《刑法》條文看,對故意傷害他人致人死亡的法定刑是以故意傷害行為系被告人死亡的直接原因甚至唯一原因作為標準配置的,從語義解釋的角度去理解,該法定刑的適用條件從《刑法》的嚴格性角度講應該盡量趨向于傷害行為是造成死亡的唯一原因的程度,但是并不絕對,這只是《刑法》適用嚴肅性的需要,即其仍然適用于傷害行為與其他因素并行導致死亡但是傷害行為占直接主導作用的情形。
 
本案中被告人的傷害行為與被害人死亡結果之間顯然具有《刑法》上抽象直接的因果關系,該種因果關系在延續的過程中雖然有其他背景性因素的介入,但是尚不足以達到阻斷原有因果關系運行從而致使傷害行為和被害人死亡結果之間呈現間接關聯的狀態,介入因素只是與毆打行為并行共同促成了被害人最終的死亡結果,所以上訴人的傷害行為對造成死亡結果的直接性是不可否認的。
 
本案中的基礎性病變是從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和法醫病理學檢驗中才得知的,并非外部直接診斷確診的致死性病變,即該病變屬于被害人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身體機能自然衰變產生的結果,且在一段時間內是一直存在的。根據檢驗報告顯示,被害人原有心臟病變的基礎,但不很嚴重,其乳頭肌纖維斷裂系鏡下,不是大面積,也不是肉眼所見,且急死會導致乳頭肌纖維斷裂。同時該病變不具有偶然爆發性,即不會像心臟病、冠心病等病變一樣因特殊環境下的精神刺激和輕微外力即可觸發死亡結果的偶發性,所以本案中被害人自身存在的基礎性病變對死亡結果所起的作用不足以減輕被告人的罪責和量刑。
 
當然,在對該類偶發性病變進行認定時要排除行為人明知的情況。如果行為人明知被害人自身有某些一觸即發并足以致死的疾病等因素存在的情況下,仍然借助偶然糾紛等外圍環境因素實施了暗藏致死念頭的故意傷害行為,最終導致被害人死亡的,應當作故意殺人罪處理。此時,其主觀上可以是故意,也可是僥幸或者疏忽大意的過失。
 
(三)對錯誤誘因、打擊部位等其他外圍因素的考量
 
《刑法》中故意傷害罪是行為犯,其針對的是行為人的作為和不作為的傷害行為。傷害行為之外的其他關鍵因素均屬于外圍因素,也正是對這些外圍因素的考量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該類特殊案件的定性及在法定刑以下量刑的可能。
 
從本案的起因看,當事人雙方系偶然相遇的陌生人,糾紛因行車瑣事而起,即使認定被害人當時因為醉酒而存在非完全清醒意識下的辱罵或者出言不遜的行為,從現代社會相對于傳統熟人社會的人與人之間交往的陌生性來講,應當以謙容禮讓或置之不理等更為文明合法的方式進行處理以減少矛盾糾紛的發生,而不是依仗人多勢眾隨意將言語沖突上升為肢體沖突以宣泄私憤,即沒有動手打人的現實緊迫性和普通公眾習俗中人之常情上的事在人為性,完全是一方強勢逞能行兇的行為。從打擊部位看,打擊的是頭面部等關鍵身體部位,而不是抗打擊能力強、致死性較弱的其他身體部位,這表明行為人出手時的主觀惡性較大,完全忽視了對他人生命健康在法律上所負擔的積極尊重和消極避防義務。這些關鍵外圍因素的考量決定了刑法嚴格適用的必要性。
 
總之,本案中上訴人的故意傷害致死行為,無論是在法理上還是情理上都不具有作為特例予以在法定刑以下量刑的寬適條件?!缎谭ā返诹龡l第二款規定的特殊情況在法定刑以下量刑的規則主要是為了調和刑法嚴苛性一般公正與極端個案公正之間的矛盾,防止極端不公正個案的出現,而不是具有普遍適用意義的規則,因此,該規則在故意傷害致死這種嚴重暴力案件中,適用條件應當從嚴把握。這不僅有利于體現刑法對嚴重暴力致死犯罪的的嚴厲打擊以形成威懾,還有利于防止該條款成為某些人逃避法律責任的手段以維護司法公正權威。
 
相關案例
1.被告人拳擊被害人致其冠心病發作死亡的,可經法定程序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在法定最低刑以下判處刑罰——洪某某故意傷害案
案例要旨:在被告人拳擊被害人致其冠心病發作死亡的案件中,被害人的死亡系一果多因,被告人的傷害行為只是導致被害人心臟病發作的誘因之一。根據刑法的一般原理,被告人只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當其行為與其他人的行為或一定自然現象競合時,由他人或自然現象造成的結果就不能歸責于被告人?;谶@類案件不存在法定減刑處罰情節,適用法定刑量刑畸重,可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在法定最低刑以下判處刑罰。
審理法院: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
來源:《刑事審判參考》2006年第2期
 
2.擊打被害人只是致其冠心病發作死亡誘因的,可在法定刑以下量刑——侯某故意傷害案
案例要旨:行為人數拳擊打被害人致其冠心病發作死亡的,這類行為不具有法定減輕處罰情節,鑒于被害人的直接死因是冠心病發作,且其發病是大量飲酒、與人爭執推打、情緒激動等綜合因素引發,擊打行為只是誘因并非直接原因力因素,根據案件的具體情節,可以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
案號:(2007)刑核字第30號
審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來源:《人民司法·案例》2008年第10期
 
3.一果多因情形下被告人刑事責任的認定應根據不同因素的原因力大小來判定——賈某某故意傷害案
案例要旨:認定毆打行為與被害人死亡之間確實存在因果關系,而對其他外力因素的介入有多大的影響并沒有作出確切的判斷,這可能對行為人準確量刑產生影響。法院通過委托補充鑒定就被害人的死亡原因、被害人的死亡與此次外傷的因果關系、參與度,以及被害人的損傷程度進行了鑒定,從而區分了導致死亡結果的不同因素的原因力大小,明確了延誤治療起輔助作用,毆打行為對被害人死亡起主要作用,由被告人對致人死亡的后果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來源:北京法院網 2012-5-14
 
司法觀點
1.法定刑以下量刑的特殊情形的認定
 
筆者認為應對案件的特殊情況進行擴大解釋,不僅包括國家政治、外交、國防、宗教、民族、統戰等方面的特殊需要,也包括對案件量刑產生重大影響的其他特殊情況。司法實踐中也基本采納了這一觀點。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程乃偉綁架案”、“徐欽朋非法買賣爆炸物案”、“查從余、黃寶根非法買賣爆炸物案”、“洪某某故意傷害案”等,都不涉及政治、外交、民族、宗教等因素,但最高人民法院對這些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案件都進行了核準。
 
導致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特殊情況非常復雜,各種因素交織,如果立法上采取具體列舉的方式對其逐一規定,不僅容易掛一漏萬,而且容易使該制度失去靈活性。然而,對其不作具體規定,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制度又有被濫用的可能。這就要求我們認真總結審判經驗,合理界定特殊情況的范圍,在調查研究的基礎上適時制定相關的司法解釋,將司法實踐中適用較多的“特殊情況”法定化,使酌定減輕處罰的情節轉化為法定的減輕處罰情節。
 
在司法解釋沒有明確特殊情況的范圍之前,判斷案件是否具有特殊情況,應該根據《刑法》第五條和第六十一條的規定,重點考慮犯罪行為的社會危害性和犯罪人的人身危險性。從方法上來說,應參照酌定從輕情節來認定。只是案件的特殊情況,較之于酌定從輕情節,在性質上更特殊、更特別,在范圍上更小、更窄。而且,案件的特殊情況,一般不止一種從輕情節,而是幾種從輕情節的綜合。我們在判斷案件是否具有特殊情況時,還應堅持綜合判斷的原則:既要考慮犯罪行為的社會危害性和犯罪人的人身危險性,還要根據人民群眾的反映及當時的時空環境,考慮刑罰預防的必要性和適度性等問題。
(摘自《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幾個問題》,作者:仇曉敏,作者單位:最高人民法院,載《人民司法·應用》2009年第21期)
 
2.從立法精神和核準的案件的視角分析“特殊情況”的范圍
 
從立法精神和核準的案件分析,“特殊情況”包括:
 
(1)因國防、外交、民族、宗教等涉及國家利益的案件。該類案件雖然目前尚無公布的案例,但基于國家利益的需要,需要對該類案件的個案量刑做留有余地的規定,以服從于國家利益的需要。
 
(2)法律的形式邏輯普遍規范性與個案罪刑相適應的內在沖突。從核準的案例分析,該類型的“特殊情況”主要有民用涉槍涉爆;被害人有重大過錯或傷害致死案件中被害人身體條件有特殊情況;經濟犯罪中認罪態度好、積極退贓且非索賄性質的犯罪;家庭成員間基于被毆打、侵害而發生的傷害、殺人案件以及其他社會危害性不大、被害人諒解的案件等。
 
例如,現實中時有發生非法買賣、儲存爆炸物用于民用的案件,依照《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的規定:非法制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槍支、彈藥、爆炸物的,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如果對于該種確因生產生活需要未辦理相關買賣、儲存爆炸物手續,又無現實的社會危害結果的情況按法條規定機械地處以重刑,不但不符合罪刑相適應的精神,也不能起到好的刑法執行效果。具體案例可參照被告人“查從余、黃保根非法買賣爆炸物罪案”。
 
又如對于家庭成員間的犯罪,被害人有重大過錯的,鑒于《刑法》尚無對被害人有重大過錯可以減輕處罰的規定,故對個別案件從輕處罰仍不能體現罪刑相適應精神的,可以報請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實踐中對確有生活困難、未婚先育等特殊情況出賣親生子女構成拐賣兒童罪,亦有一定數量的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案例,例如“武某某、關某某拐賣兒童罪案”。
 
關于最高人民法院曾核準的對盜竊罪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案例,核準的理由有犯罪屬臨時起意,作案手段一般,歸案后認罪態度好,贓款已歸還失主且獲得諒解等。從核準的案例分析,對刑罰的執行在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指導下已體現出更為照顧個案量刑情節和更為寬緩的刑罰執行政策。
(摘自《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特殊情況和量刑》,作者:李劍弢、唐建秋,作者單位:最高人民法院,北京大學法學院,載《人民司法·案例》2015年第17期)
 
法律依據
1.《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六十三條  犯罪分子具有本法規定的減輕處罰情節的,應當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本法規定有數個量刑幅度的,應當在法定量刑幅度的下一個量刑幅度內判處刑罰。
犯罪分子雖然不具有本法規定的減輕處罰情節,但是根據案件的特殊情況,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也可以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
第一款系根據2011年2月25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八)》修改,原第一款條文為:“犯罪分子具有本法規定的減輕處罰情節的,應當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
 
第二百三十四條  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免責申明
本網轉載文章用于學習交流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文章來源”。 
如本網轉載文章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來電、來函與我們聯系,我們及時處理。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是重慶乃至西南地區首家專做刑事辯護的刑事律師所,團隊旗下匯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師、法學專家、博士等人才為確保辦案質量,智豪律師作為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所承接刑事案件經過全體律師的集體討論以確定最佳的辯護方案——“集體智慧、團隊資源”,結合刑事領域積累的廣泛深厚的社會關系資源及刑事辯護的實戰經驗,“為生命辯護、為自由吶喊”。
免責聲明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相關權利人根據網站上的聯系方式在兩周內速來電、來函與智豪團隊聯系,本網承諾會及時處理。

關閉
吉林快3今天 nba常规赛掘金vs火箭 心悦吉林麻将安卓 河南快3专家预测 广西娱乐麻将 一波中特打一生肖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精选 哪些是正规的棋牌游戏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 韩国福彩快乐8 江苏七星麻将官网 广东快乐十分一比分 快乐双彩开奖官网 悠洋棋牌大厅直接登录 活塞vs火箭 快三app免费下载 开奖结果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