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只要我決定受理這個案子,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個日程——打贏這個官司。
    我將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來,不管這樣做會產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團隊討論
    全體律師、全部案件、全部討論
  •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智豪律所 專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馬某聚眾斗毆罪一案,一審刑事附帶民事判決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男,1994年3月31日出生。
系本案被害人。
訴訟代理人牛貴銘,北京市仁人德賽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李強,男,1994年12月1日出生,因涉嫌犯聚眾斗毆罪于2015年4月11日被羈押,次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5月20日被逮捕;現羈押在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
辯護人馬飛,北京市浩盛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馬×1,男,1997年3月11日出生,因涉嫌犯聚眾斗毆罪于2015年6月5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7月3日被逮捕;現羈押在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
辯護人董冠華,北京市永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暨附帶民事訴訟
被告人楊陽,男,1995年12月11日出生。
現因涉嫌犯聚眾斗毆罪于2015年5月26日被羈押,次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7月3日被逮捕;現羈押在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以京朝檢公訴刑訴(2015)232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李強、馬×1、楊陽犯聚眾斗毆罪,于2015年10月19日向本院提起公訴。
 
在訴訟過程中,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以馬×1、楊陽為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向本院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合并審理了本案。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逄穎穎、代理檢察員蔣希茜出庭支持公訴,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的訴訟代理人牛貴銘、被告人李強及其辯護人馬飛、被告人馬×1及其辯護人董冠華、被告人楊陽到庭參加訴訟。
 
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撤回對被告人馬×1的附帶民事訴訟,本院已裁定準許。
 
現已審理終結。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李強、馬×1、楊陽于2015年4月10日23時許,在北京市朝陽區北苑家園易世達廣場麥當勞門口,由被告人李強糾集崔某某、臧某某等人,被告人馬×1與楊陽共同糾集馬某某、趙某某等人,持械互毆,致使多人受傷,其中被告人李強左前臂軟組織損傷伴皮劃傷,致左前臂挫傷,經刑事科學技術鑒定屬輕微傷;汪某某(男,27歲,北京市人)左腕部所受損傷,致左腕部肌腱血管神經損傷,愈后左腕部及左手功能部分喪失,經刑事科學技術鑒定屬輕傷一級。
 
被告人李強、楊陽后被查獲歸案,被告人馬×1自動投案。
 
針對指控的上述事實,公訴機關向本院移送了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書證、被告人供述等證據,認為被告人李強、馬×1、楊陽的行為已構成聚眾斗毆罪,提請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條  第一款  第(四)項  之規定,對被告人李強、馬×1、楊陽定罪處罰。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訴稱,因被告人楊陽的行為給其造成了經濟損失,要求被告人楊陽賠償其醫療費人民幣45000元、誤工費人民幣21354.28元、交通費人民幣1000元、護理費人民幣24926元、手機損失費人民幣4500元、玉佛飾件損失費人民幣6500元、衣服損失費人民幣3314元、營養費人民幣6000元、住院伙食補助費人民幣2800元、精神撫慰金人民幣100000元、生活就業補助費人民幣100000元、后續治療費人民幣10000元,共計人民幣325394.28元。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向法庭提交了醫療費、交通費、誤工費、護理費、損失物品的清單、發票、身份證明等證據材料,請求法庭支持其訴訟請求。
 
被告人李強當庭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和罪名沒有意見。
 
被告人李強的辯護人發表的辯護意見為:被告人李強系受馬×1、楊陽挑釁下的激情犯罪,主觀惡性??;馬×1、楊陽對本案的發生具有過錯,李強的過錯相對較??;李強實施的聚眾斗毆行為未造成社會秩序的嚴重混亂或致使對方人身傷害、財產損失,社會危害后果較??;到案后李強如實供述所犯罪行,認罪悔罪態度好;李強平時表現較好,此次系初犯。
 
建議對李強從輕、減輕處罰。
 
被告人馬×1當庭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和罪名沒有意見。
 
但被告人馬×1當庭辯解沒有分發木棍,沒有約架。
 
被告人馬×1的辯護人發表的辯護意見為:馬×1雖然參與犯罪,但未起主要作用,不是主犯;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系自首;系初犯,一貫表現良好。
 
建議對馬×1從輕處罰。
 
被告人楊陽當庭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和罪名沒有意見。
 
但被告人楊陽當庭辯解系馬×1約的架。
 
同時表示愿意賠償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合理的經濟損失。
 
經審理查明:2015年4月10日23時許至11日凌晨1時,被告人李強糾集崔×、臧×1、汪×等人,被告人馬×1、楊陽糾集馬×2、楊×等人在本區北苑家園易世達廣場麥當勞門口持械互毆,致使李強、汪×(男,時年21歲)受傷。
 
其中被告人李強左前臂軟組織損傷伴皮劃傷,汪×左腕部肌腱血管神經損傷,愈后左腕部及左手功能部分喪失。
 
經鑒定,被告人李強所受損傷屬輕微傷,汪×所受損傷屬輕傷一級。
 
被告人李強、楊陽后被分別查獲歸案。
 
被告人馬×1于2015年6月5日主動投案。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證明:
 
1、被害人汪×的陳述證明,2015年4月10日23時許,我接到幾個哥們電話,說受欺負了,讓我趕快過去,說對方來了不少人,我趕到易世達廣場附近。
 
我剛下車,幾個男子手持木棍、砍刀把我打倒在地,我覺得我雙手受傷,就跑了。
 
然后我就不太清楚了,醒來就在醫院。
 
2、證人尹×的證言證明,我的發小汪×住院了,我和龔×去醫院看他,在汪×的病房里還有汪海龍和另一名陌生男子。
 
后來警察到病房把我們四人帶到派出所了解情況。
 
我不知道汪×為何住院,是龔×跟我說的,我不知道他怎么受傷的,我不認識李強。
 
3、證人龔×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10日22時20分許,我在網吧上網,李強打電話說晚上約架了,讓我也過去,我就到了易世達的麥當勞門前。
 
我們這邊一共10多人。
 
隨后我們一直等到零時許,我覺得我困了就打車回家,之后發生什么我不清楚。
 
第二天我給李強打電話,李強說汪×讓對方打了。
 
之后我去醫院看汪×,在醫院的時候警察把我帶到派出所。
 
4、證人崔×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10日下午李強給我打電話讓我晚上8點去麥當勞,我答應了。
 
我到了麥當勞看見李強和石×在麥當勞門口。
 
李強跟我說9號的架沒約成,約好今天晚上打架,我聽了不太愿意,但不好強行離開,我就一直跟他一起待著。
 
后臧×1、臧×2、汪辰霖、汪×都來了,還有一些人我不認識。
 
到了11日凌晨1時左右,來了10輛車左右,他們下車,差不多五六十人,手里拿著東西,有棍子、砍刀、鎬把往我們這邊沖,我往北苑家園的牌樓方向跑,回頭看沒人追我,我就躲路邊了。
 
我沒有動手,我聽見有氣槍的聲音,但我沒看見槍。
 
我、汪辰霖、李強、汪×、石×、臧×1、臧×2各拿了一根木棍,別人記不清了。
 
我沒用木棍。
 
5、證人臧×1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10日22時許,李強說他們在北苑家園的麥當勞附近,讓我過去。
 
我過去看見我堂弟臧×2等人,一共大約十幾人,我感覺是要去打架。
 
李強跟楊陽通電話了,兩人電話里罵起來了,我聽他的意思是一會兒要打群架。
 
好像是汪×說的一人拿一根木棍,我們每人拿了一根。
 
凌晨零時許,馬路對面有10多輛車,下來大約三四十人,手里都拿著棍子、砍刀。
 
楊陽拿著刀先沖過來,我一看對方人多,就扔掉木棍,讓我們車的司機開車走。
 
對方的人有楊陽、趙×等人。
 
當天打架的時候,馬×1沒有去。
 
打架的起因是李強的前女友和馬×1在網上聊天引起的,李強和馬×1在網上對罵,后李強和楊陽罵起來,李強和楊陽約架。
 
6、證人曹×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10日晚上6時許,李強給我電話讓我去易世達的麥當勞找他。
 
我到了那里見到李強、石×。
 
聽說李強的前女友和馬×1聊天,李強不高興,他們在北苑約架,具體時間沒約好。
 
石×抱著一個袋子,里面有很多木棍。
 
后來我陸續看見了崔×等人,大概20人左右。
 
我們等到22時,有人給我們發木棍,王玥給了我一根鐵管,讓我們去追對方的人,我躲在后面。
 
4月11日凌晨1時左右,我聽見罵人的聲音,我害怕就扔了鐵管打車走了。
 
我沒有動手打人。
 
7、證人臧×2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10日下午李強給我打電話讓我晚上過來,說對方那幫人晚上來,非讓我去,我到麥當勞找到李強。
 
晚上22時許,我們這邊一共來了20人左右,李強說有棍子,我看見有人從地上撿棍子,有木棍、棒球棍、空心塑料棍,我撿了一根白色塑料空心棍。
 
4月11日凌晨零時許,對方開著10多輛汽車,下來大約四五十人。
 
對方手里有拿刀、拿棍子沖我們過來,我們其他人一看對方那么多人,就跑了,我也扔下棍子跑了。
 
我聽見類似開槍的聲音。
 
8、證人石×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10日晚上21時許,我接到李強電話,說有急事,我到了麥當勞餐廳找李強。
 
他對我說找我是幫他打架。
 
我看見地上有六七根棍子。
 
大約23時40分許,陸續有車過來,差不多10多輛,對方差不多五六十人,有的拿木棒、拿刀、板磚,還有拿槍的,對方集合在一起沖我們過來,我們開始跑,我跑到地下通道里躲著,后來我看到汪×,他已經受傷了。
 
我沒有持械,我記得李強拿了一根木棒,汪×也拿了一根木棒。
 
我聽見對方開了一槍。
 
9、證人馬×3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10日20時許,我男朋友馬×2接到楊陽電話說要借車談事。
 
我和馬×2、盛×先在交道口的麥當勞見面,后一起去和平里附近的加油站找楊陽。
 
見到楊陽、趙×、馬×1等人,加起來10多人。
 
后馬×2、楊陽還有一個陌生男子上了我的車。
 
盛×、趙×、馬×1以及其他陌生男子分別上了其他車。
 
馬×2上車后跟我說因為楊陽的弟弟馬×1在網上聊人家前女友,跟對方罵起來了,今天對方找楊陽談話,怕人去少了吃虧。
 
我們是第一輛車,在車上楊陽打過幾次電話,有的和對方通電話,有的是跟自己人通話。
 
當我們開到易世達商場下面的麥當勞,沒看見對方的人,楊陽下車,說拍照證明自己來了,后我們上車走。
 
對方打電話說別走,這樣我們又回去。
 
我們還是第一輛車,楊陽、馬×2還有兩名陌生男子下車,我沒下車。
 
我看見他們還有后面車的男子往麥當勞方向沖,這些人有的帶了口罩拿著鎬把、木棍等東西。
 
不久他們回來了,聽馬×2說對方有10-20人。
 
馬×2、趙×、楊陽還有兩個陌生男子上了我的車,我們開車走了。
 
那天開的車是我的藍色奧迪。
 
盛×和馬×1是否往麥當勞沖我沒看見,他們沒坐我的車。
 
趙×什么時候去的麥當勞、怎么去的我沒看見。
 
我們這邊大約七八輛車。
 
10、證人馬×2的證言證明,4月份的一天晚上楊陽給我電話讓我接他一趟,我就和馬×3出門了。
 
路上的時候盛×給我電話讓我接他,我先去交道口接上盛×。
 
因為楊陽總催我,盛×就跟我去找楊陽了,我沒有跟盛×說楊陽用我車跟別人談事。
 
我們三人到了東土城找到楊陽,后我們去了和平里加油站,那里有五六輛車,大約二三十人,我認識的有趙×、馬×1。
 
一會兒盛×看見一個熟人,說讓那個人送他回家,他就去了那個人的車上。
 
后我們出發,我的車是第一輛車,車上有我、馬×3、楊陽、一個不認識的男子。
 
楊陽跟對方的人通話,雙方罵起來了。
 
我們到了麥當勞,沒看見對方的人,我們就開車走。
 
沒多遠,對方的人給楊陽打電話,于是我們又開車回去。
 
麥當勞門口有30人左右,我們這邊的五六輛車停下,車上的人都下車了,有的人帶著口罩,有拿棍子的,誰準備的不知道,他們往麥當勞門口去了。
 
他們過去以后,我聽到扔東西的聲音,有罵人的聲音,我和馬×3在車里等著,后我在車下抽了一根煙,一會兒他們都回來了。
 
楊陽、趙×、還有2個不認識的人上了我的車,楊陽回來時沒拿東西。
 
打架現場我沒注意馬×1。
 
11、證人盛×的證言證明,4月份的一天,大約晚上22時許,我當時喝多了,馬×2說要送我回去,我騎著摩托車到交道口麥當勞和馬×2見面,上了馬×2的車,車上還有他女朋友。
 
路上馬×2接了一個電話然后讓我陪他一趟,我跟著他們走了。
 
車上馬×2給別人打電話,說一會見,還有是別人給馬×2打電話,問馬×2在哪。
 
后我們到了和平里加油站,我看見旁邊還有四五輛車,等要走的時候,我換了另一車坐,我們到了北苑。
 
我聽到很多人下車,我也下車了,好多人沖我們這跑過來,有人喊“都回原車”,我又上車了。
 
過幾天我給馬×2打電話才知道是因為馬×1的事。
 
我只認識馬×2、楊陽,還有一個叫子豪的,應該是馬×2和楊陽叫的人。
 
我看見楊陽這邊有人拿甩棍、有拿鎬把的,還有拿刀的,戴口罩的。
 
馬×2、楊陽是否動手我沒看見。
 
12、證人楊×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10日下午我在家睡覺,這時馬×1給我打電話說“你來和平里找我,我要和北苑的李強打架”。
 
我給朋友李x和張xx打電話,他們認識馬×1。
 
我們三人到了和平里加油站,楊陽被一輛奧迪車接走。
 
在加油站我見到馬×1、趙xx、鄭xx、王x,大約有20多人,五六輛車。
 
后來這幾輛車就開往北苑。
 
我和李偉、張金澤打車跟著他們,但跟丟了。
 
我打電話給馬×1,馬×1說直接到北苑大牌樓。
 
到大牌樓沒看到人,我又給馬×1打電話,馬×1說仰山橋。
 
我們去仰山橋的路上路過一個麥當勞,看見有人還有幾輛車,一人男的拿了一把刀站在車旁,我繼續往前走,路過大牌樓時看見馬路對面好多車好多人,這些人就開始罵我們,我們沒敢停車繼續走,后面有車追我們。
 
我給馬×1打電話打不通,我又給楊陽打電話,楊陽讓我跑。
 
我們過了仰山橋我又給楊陽打電話,楊陽說認錯人了,剛才追我的是自己人,讓我先走并聯系馬×1。
 
馬×1說他也走丟了。
 
我知道我朋友劉x是對方一個人的女朋友,我就打電話給劉彤,劉x說她也在現場,兩撥人碰面以后,楊陽開了第一槍,他們就開始跑。
 
馬×1讓我不要說看見他了。
 
我沒有參與打架。
 
13、證人趙×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10日下午馬×1打電話讓我在他家門口見面,說有人和他在人人網上罵起來了,要和對方聊聊。
 
我先去馬×1家樓下,看到他和桂一峰在一起,馬×1告訴我約對方21點在北苑,后我回家了。
 
21時許我從家打車去了和平里加油站找到馬×1,大約有4、5輛車,20人左右,有馬×2、楊陽、付xx、張×、金×、馬×1、魏x、桂xx、王x、趙xx、其他人我就不認識了。
 
這時馬×1接到電話,馬×1和對方約好是在北苑附近的一個麥當勞門口見。
 
馬×1讓我們一起出發,我們分別坐上這幾輛車去了。
 
我、金×、張×坐了一輛奔馳,還有一個不認識的人叫徐x,司機是姓朱的。
 
我們在四環邊上停過一次車,馬×1和另一男子從他們的車里拿出幾個口罩和木棍,后來他們給了我和金×各一根木棍,分給徐斌一根鋼管,我們放車里了。
 
馬×1他們分完木棍后,我們繼續往北苑走。
 
王x、趙xx、馬×1在白色本田車上。
 
魏x和他的哥們在一輛車上,其他人坐什么車沒注意。
 
我們到了麥當勞看見對方有人舉著球棍、刀。
 
我們是最后一輛車,除了司機,我們都下車了,金×拿著棍子和張×往麥當勞方向去,雙方打起來了,沒一分鐘的時間,我看見對方有人跑了,我們這邊有人往回跑,徐斌空手回來,我們上車離開。
 
馬×1叫了我、金×、張×。
 
馬×1的朋友叫了魏x1,魏x1也叫人了。
 
其他就不知道誰叫的了。
 
我沒有動手。
 
我們的人有的沒有工具,就扔板磚。
 
14、證人張×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10日晚上我接到馬×1的微信,說他在網上跟人罵起來,和對方約架,讓我去壯場子。
 
我想著叫金×,就去了金×家,我們去了馬×1說的和平里的酒店。
 
見到馬×1、趙×、李xx,還有不認識的人。
 
趙×讓我、金×、李xx和他一起坐奔馳,車上還有4個人,金×在后備箱里,出發后去了一個加油站,湊了四五輛車去了北苑。
 
在加油站,另一車上的男的跟我們說車上有棍子,讓我們下車一人拿一根,我們每人拿了一根。
 
我們到了北苑,前面的車停下了,我們車上的人也下車,大約四五十人沖馬路對面過去,我和金×沒拿棍子,后來我們這邊的人往回走,我們就上車了,離開現場,我沒動手。
 
15、證人金×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10日晚上8點張×到我家里找我,我們出來了,馬×1打電話給張×,后張×跟我說去找馬×1。
 
我們去了和平里一個賓館找到馬×1,里面有馬×1、王xx、桂xx、付xx、杜xx,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女子。
 
馬×1說跟人約好打架,讓去北苑找他們。
 
一個不認識的人拿來口罩給我和張×,我們出來了。
 
我和趙×、張×、徐x、王xx還有一個不認識的男子坐奔馳車,我在后備箱,后備箱里有五、六根鎬把。
 
我們一起開了四輛車去了和平里加油站。
 
趙×說讓拿棍子,我們車上除了司機每人拿了一根鎬把。
 
半小時后,又來了一、二輛車,后我們出發去北苑。
 
路上陸陸續續又來了幾輛車,我們到了北苑。
 
下車后我看我們這邊好多人,后來就罵起來了,我在車邊上沒動,我們在車上商量好了,這是馬×1的事,別太認真,所以我們就都沒有過去。
 
我們這邊人有很多人沖麥當勞餐廳去了,后來我聽見一聲響,我看見有人往回跑,我們就上車走了。
 
我們所有人都有口罩,就我和張×沒有。
 
我是馬×1叫過去的,我們這邊大約七八十人。
 
16、證人詹×(曾用名付xx)的證言證明,2015年4月初下午,馬×1給我打電話去世貿工三接楊陽,我當時跟杜嘉元在一起,我叫他跟我一起接楊陽。
 
后馬×1、桂xx、趙×和我們一起找到楊陽,又一起去了和平里東土城路,馬×1說要去跟別人談判,讓我跟著一起走,后來陸續來了三四十人。
 
其中我認識張×,我明白了馬×1叫我們是去打架的,馬×1拿了一些刀棍分給我們,馬×1、杜xx拿刀,其他人沒注意,我沒有分到武器。
 
后我們都坐車往北苑家園走。
 
我和馬×1、杜xx以及三名陌生男子乘坐一輛本田車,到了北苑家園附近停車,我看見其他車的人下車了,我們車的人剛要下車,其他車上的人又回到車上并要開車離開,我們就開車跟著往回走,半路我們車的司機有事要離開,我們的車就離開車隊了。
 
17、行政處罰決定書證明,2014年9月5日楊陽因吸食毒品被決定行政拘留五日。
 
18、司法鑒定意見書證明,汪×所受損傷屬輕傷一級。
 
李強為輕微傷。
 
19、到案經過證明,2015年4月11日民警將李強抓獲,2015年5月26日將楊陽抓獲,2015年6月5日馬×1到來廣營派出所投案。
 
20、扣押清單及工作記錄證明,扣押的白色鐵棍2個、棒球棍1個、鐵棍1個、木棍1個、刀1把為無主扣押。
 
21、現場照片證明,打架前李強等人在易世達廣場麥當勞門口聚集的情況。
 
22、身份材料證明,三名被告人的身份情況。
 
23、被告人李強在公安機關的供述證明,馬多多在人人網上關注我前女友,其真名我不知道。
 
我在網上罵了馬多多,并給馬多多打電話,馬多多沒理我就掛了電話,一個自稱叫楊陽的人打電話給我說是馬多多的哥哥,要來砍我。
 
第一次約架是在2015年4月9日晚上,地點是北苑家園大牌子路口,但是馬多多沒來。
 
后馬多多那方的一個男子約我于2015年4月10日在易世達的麥當勞門前打架,我把約架的事情跟汪×說了,汪×讓我別當真,說有事給他打電話。
 
大約晚上20時左右,楊陽給我打電話說晚上22時許來北苑找我們。
 
之前趙×也跟我打電話說晚上到北苑家園砍我。
 
我分別給汪×等人打電話,說我怕挨揍,讓他們過來助威,他們總共10人到我家(北苑家園清友園),我和他們步行到易世達中心附近玩,陸陸續續有很多車來到易世達中心附近路邊。
 
龔×是4月10日22時來的,4月11日0時許就走了,當時馬多多一方的人還沒來。
 
到了4月11日1時許,從車上下來很多人,還有好多不知道從哪來的人,總共大約六、七十人,每人手里拿著器械,有刀、木棍、鎬把之類的,過來把我們圍在麥當勞門前,對我和汪×拳打腳踢,還用器具打我們,還有的扔磚頭,打了一會我和我同伴四散逃跑,我不知道其他幾人跑到哪里去了,我們各自回家。
 
我到家后,汪×的母親給我電話說汪×住院了,我下午去醫院看汪×,在醫院被警察抓獲。
 
我們這方的5根棍子是我和石×從茉藜園五金店買的,錢是我花的,我和石×帶到現場附近的一個草叢里,誰發棍子記不清,大部分人都拿棍子了,具體是誰拿了記不清,其他的棍子是從地上撿的。
 
我和汪×受傷了。
 
我們這方有12人左右。
 
我和馬多多、楊陽、趙×沒見過面,不知道現場他們去了沒有。
 
我們沒有動手,除了汪×跟對方有接觸,其他人都跑了。
 
被告人李強的當庭供述證明,我在公安機關的供述屬實。
 
給我打電話約架的人不知道是誰,是馬多多一方的人,因為他們好幾個人在電話里跟我說話,我沒見過他們,不知道他們誰是誰。
 
24、被告人馬×1在公安機關的供述證明,2015年4月9日22時許,我在學校,有個自稱李強的男子給我電話,他讓我出來,否則到學校打我,他還在微信朋友圈里罵我。
 
我把這事告訴了楊陽。
 
10日中午,我跟桂xx在東土城的一家如家開了房,楊陽給我打電話讓我到三里屯接他。
 
我和趙×微信聊天的時候將接楊陽的事告訴了趙×,趙×說跟我一起去,后來趙×到如家酒店找到我,我和桂xx、趙×從如家酒店出發一起去三里屯接楊陽,到了三里屯看見楊陽、付xx以及另外一名陌生男子在一起,我們一起回到如家酒店。
 
在如家賓館,楊陽和趙×打電話叫人,我打電話叫楊×,后來他來了跟楊陽見的面,沒有見到我。
 
我還叫了王子過來,我們一共30人左右。
 
后楊陽跟李強打電話,我聽見他們發生了口角,掛電話后楊陽說去北苑,我問楊陽能不能不去,楊陽說如果我不去就跟我沒完,我們一起乘車往北苑走。
 
當時我坐在最后一輛車上,半路馬×2開車帶著盛×來了。
 
我們車隊一起開到北苑家園附近路邊停車,我看見有些人下車站在車邊,后這些人又都上車,車隊又接著開。
 
我給楊陽打電話說能回去嗎,楊陽說對方不在,先回去吧。
 
后我坐的車脫離車隊往回走了。
 
我車上有司機、王子、付星龍、我以及一名陌生男子。
 
被告人馬×1的當庭供述證明,棍子是我和楊陽買的,買完后我沒拿棍子,不知道棍子放哪里。
 
我沒有分發棍子和口罩。
 
第二次約架不是我約的,是楊陽告訴我約在晚上九點。
 
我和王x、付xx坐趙xx的車到了現場,但一會就走了,當時還沒打起來。
 
金×是趙×叫來的。
 
付xx不是我叫的,我去三里屯接楊陽就看到他已經在三里屯了,不知道誰叫的他,我沒有給付xx打電話。
 
我只叫了楊×、王x、桂xx。
 
趙×、魏x1不是我叫的。
 
25、被告人楊陽在公安機關的供述證明,我和馬×1是哥們。
 
馬×1和李強接觸時用的網名是“馬多多”。
 
2015年4月份,馬×1和一個叫李強的男子在人人網因為李強的前女友罵起來了,馬×1找我幫忙。
 
我跟李強聯系,和李強在電話里罵起來了,我和李強約架,4月9日第一次約架我們沒有去。
 
第二天李強就在網上罵我們,4月10日下午,我為了給馬×1出氣,就和李強在電話里罵起來了,后馬×1、我和李強約在晚上在北苑家園麥當勞餐廳門口打架。
 
4月10日晚8點鐘,馬×1、付xx、桂xx、趙×到三里屯找到我說晚上和李強約好在北苑家園見面,讓我幫著組織人,害怕吃虧。
 
我和馬×1帶著桂xx、付xx一起打車到了東土城的如家酒店。
 
趙×送女朋友,后到如家酒店找我們。
 
我和馬×1開始約人,我約了馬×2、魏x,我讓他們再找點人,告訴他們在和平里加油站見面。
 
馬×2約了盛×,魏x當時也叫了人。
 
馬×1、付xx他們也分別約人,都約在和平里加油站。
 
21時許,我們約的人到了和平里加油站,一共來了4輛車和1輛出租車,我看見了趙×、張xx、金×。
 
我認識的人有盛×、魏x1,魏x1還帶了三名光頭男子。
 
馬×1叫了趙×、魏x1、楊×、王x、趙xx等人,還有好些我不認識的男子。
 
趙×約了張×、金×。
 
我們當時帶了鎬把、一把關公刀,關公刀是我拿來的。
 
后來我們開車到麥當勞餐廳門口,看見門口站著三名男子,他們身后站著十幾名男子,我們就過去對峙,盛×帶頭和他們對罵,我們拿著鎬把、關公刀和對方打起來了,因為對方人少,他們就開始跑,我們一幫人就追單個人跑,把這些人都打跑了,后來我們各自走了。
 
關公刀不知道誰拿著用,應該扔在現場了。
 
我當時沒拿兇器打架,我看見魏x1拿了一個電棍,魏x1叫來的人拿的鎬把,盛×拿著鎬把,其他人沒看清楚拿什么。
 
我和馬×1約的人知道去約架,馬×1到現場了,先走了。
 
鎬把是我和馬×1去東土城的五金店買的,買了6根,馬×1花的錢。
 
我們有的人戴了口罩,我沒有戴。
 
棍子忘記放誰的車了。
 
被告人楊陽的當庭供述證明,第二次約架是馬×1告訴我的,他、趙×、付xx、桂xx到三里屯接我,我們去了東土城的一個酒店。
 
趙×去送他女朋友,后來在和平里加油站見面。
 
我叫了馬×2和魏x1,他們分別又叫了人。
 
我給魏x1打電話前馬×1就和他說過因為女朋友的事和李強有矛盾。
 
我們這方三十多人,拿了木棍和刀,沒有槍。
 
木棍是我和馬×1一起買的,木棍放誰車上記不清了。
 
我沒有打架,但當時確實有人打起來了。
 
我和趙×、魏x1不坐一輛車,我和馬×2、盛×以及馬×2女友一輛車。
 
馬×1坐了趙鑫垚的車。
 
馬×1去過現場,后來走了,下車打架時我沒看到馬×1。
 
魏x1也去了現場。
 
以上證據,經法庭舉證、質證,上述證據能印證被告人李強、馬×1、楊陽糾集他人參與打架,三被告人都準備了作案工具,馬×1到過現場,故對相互印證的證據予以確認。
 
另查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因傷造成的經濟損失包括:醫療費人民幣39108.95元、交通費人民幣1000元、誤工費人民幣21354.28元、護理費人民幣12926元、營養費人民幣3000元、住院伙食補助費人民幣2800元,共計人民幣80189.23元。
 
在本院審理期間,被告人馬×1家屬與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達成賠償協議,馬×1賠償汪×醫療費、交通費、護理費、誤工費、住院伙食補助費、后續治療費、精神損失費等各項損失共計人民幣20萬元。
 
汪×對被告人馬×1表示諒解。
 
上述事實,有住院收費票據、門診收費票據、掛號條、醫院現金充值單、診斷證明書、出院記錄、工作收入證明、在職證明、賠償協議、收條、諒解書、撤訴書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李強、馬×1、楊陽糾集多人持械斗毆,嚴重擾亂社會公共秩序,其行為觸犯了刑法,已構成聚眾斗毆罪,應予懲處。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李強、馬×1、楊陽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李強、楊陽到案后如實供述所犯罪行,故依法予以從輕處罰。
 
被告人馬×1當庭認罪,賠償刑事附帶民事原告人汪×的經濟損失計人民幣20萬元,并獲得諒解,故對其所犯罪行酌予從輕處罰。
 
對被告人李強的辯護人發表的被告人李強如實供述、認罪悔罪態度好、此次犯罪系初犯,建議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其他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被告人馬×1雖然主動到案,但未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不構成自首,可以依據其主動到案情節對其酌予從輕處罰;此次聚眾斗毆系馬×1與李強在網上對罵引起,且馬×1糾集他人參與,在共同犯罪中起到主要作用。
 
對被告人馬×1的辯護人發表的馬×1系初犯、建議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予以采納,發表的其他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被告人馬×1、楊陽糾集他人聚眾斗毆,對傷害對方的危害后果持放任態度,故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的經濟損失,被告人馬×1、楊陽應承擔連帶責任。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有證據支持及符合法律規定的訴訟請求,依法應由被告人馬×1、楊陽承擔賠償責任。
 
對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數額過高且證據不充分的訴訟請求,本院不應全額支持。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要求賠償精神損失費、后續治療費、生活就業補助費于法無據,本院依法予以駁回。
 
其要求的手機損失費、玉佛飾件損失費、衣服損失費沒有相關證據予以證明,故不予支持。
 
鑒于被告人馬×1與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達成協議,賠償其20萬元,已全部彌補了汪×的經濟損失,故對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仍要求被告人楊陽繼續承擔刑事附帶民事賠償責任的訴訟請求予以駁回。
 
綜上,根據被告人李強、楊陽、馬×1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及其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對被告人李強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條  第一款  第(四)項  、第四十五條  、第四十七條  、第六十七條  第三款  、第六十一條  之規定,對被告人楊陽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條  第一款  第(四)項  、第四十五條  、第四十七條  、第二十五條  第一款  、第六十七條  第三款  、第六十一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五十五條  第二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條  之規定,對被告人馬×1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條  第一款  第(四)項  、第四十五條  、第四十七條  、第二十五條  第一款  、第六十一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五十七條  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李強犯聚眾斗毆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
 
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即自2015年4月11日起至2018年10月10日止)。
 
二、被告人楊陽犯聚眾斗毆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
 
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即自2015年5月26日起至2018年11月25日止)。
 
三、被告人馬×1犯聚眾斗毆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
 
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即自2015年6月5日起至2018年6月4日止)。
 
四、駁回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汪×對被告人楊陽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全部訴訟請求。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來源:OpenLaw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是重慶乃至西南地區首家專做刑事辯護的刑事律師所,團隊旗下匯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師、法學專家、博士等人才為確保辦案質量,智豪律師作為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所承接刑事案件經過全體律師的集體討論以確定最佳的辯護方案——“集體智慧、團隊資源”,結合刑事領域積累的廣泛深厚的社會關系資源及刑事辯護的實戰經驗,“為生命辯護、為自由吶喊”。
免責聲明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相關權利人根據網站上的聯系方式在兩周內速來電、來函與智豪團隊聯系,本網承諾會及時處理。

關閉
吉林快3今天 江苏快3今天走势图 金花洗牌手法做记号 博彩开户 福建麻将打法 七乐彩走势图近100期 华东15选5带坐标连线 安徽闲来麻将app下载 2011活塞vs湖人 精选一肖一码 二人麻将不要网络二 99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捕鱼来了弹头价格 福彩快3网 金沙国际棋牌app 手机捕鱼机 青海快3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