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只要我決定受理這個案子,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個日程——打贏這個官司。
    我將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來,不管這樣做會產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團隊討論
    全體律師、全部案件、全部討論
  •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智豪律所 專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已公開的企業法定代表人信息不應認定為公民個人信息

摘要:2017年6月1日實施的《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的“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進行了詳細解釋,對司法活動起到指導作用。也導致公安查辦和法院判決的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急劇增加。其中絕大部分案件中司法機關均將企業法定代表人信息(姓名及手機號碼)作為公民個人信息進行處罰。但根據法律法規和社會經驗,筆者認為企業法定代表人信息不應認定為公民個人信息。
關鍵詞: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法定代表人信息  違法性
 
一、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的由來。
1. 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刑法修正案七增設(2009年2月28日實施)。
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系刑法修正案七增設,規定了國家機關或者金融、電信、交通、教育、醫療等單位工作人員非法獲取、提供、出售公民個人信息的,構成本罪。此時該罪為上述特殊主體。
2. 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刑法修正案九修訂(2015年11月1日實施)。
刑法修正案九將本罪名稱修改為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并修訂為一般主體,規定了非法獲取、提供、出售公民個人信息的,構成本罪。
 
二、何為“公民個人信息”?
根據《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公民個人信息”是指能夠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動情況的各種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證件號碼、通信通訊聯系方式、住址、賬號密碼、財產狀況、行蹤軌跡等。
公民個人信息針對的主體為自然人,法人信息不屬于本罪范圍,但法定代表人的相關信息,在此處存在交叉,應當如何認定?
 
三、目前司法實踐對于法定代表人姓名和手機號碼的認定。
在目前已判決的大量案件中,法院將企業法定代表人姓名和手機號碼認定為公民個人信息,并據此判處相應刑罰。
判決所依據的理由主要有如下三種(均錄于相應判決書):
1. 隱私保護:“公民個人信息包括公民的姓名、年齡、有效身份證件號碼、婚姻狀況、工作單位、家庭住址、電話號碼等事關私人生活領域的各方面信息,能夠據此認定特定個人,且公民不愿為社會廣知,具有保護價值,泄露可能危及私人生活安寧。有關企業法定代表人、個體工商戶的身份、手機號碼等特定個人信息亦應得到保護。”
2. 登記不阻卻違法:“企業法定代表人按規定在稅務等部門登記時,將自己的身份信息、手機號碼信息予以登記,是便于相關部門監督管理,而并不喪失與其個人相聯系且為特定個人信息的特征,也并不當然的同意他人將其個人信息予以買賣。故工商企業信息中的法定代表人的公民身份號碼信息、電話號碼信息應屬公民個人信息,法律應予以保護。”
3. 事前發布不阻卻違法:“包含企業相關信息的《中國商務資訊大全》等書以及若干企業黃頁,經查,書籍出版或者網頁發布之前要先有咨詢中心工作人員打電話跟客戶核實是否可以發布該信息,如客戶同意發布則收取廣告費用,但并未允許其他人將公民個人信息私自提供或轉售他人。”
 
四、企業法定代表人信息是否向社會公開及公開的依據。
眾所周知,企業名稱及法定代表人姓名均可以在國家工商總局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查詢,而很多人不了解的是,公司的電話(通常為法定代表人電話)也可以在該系統中查詢,具體的內容在企業年度報告之中。
根據《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國務院令第654號,2014年10月1日實施),第八條“企業應當于每年1月1日至6月30日,通過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報送上一年度報告,并向社會公示。”第九條“企業年度報告內容包括(一)企業通信地址、郵政編碼、聯系電話、電子郵箱等信息。……前款第一項至第六項規定的信息應當向社會公示,第七項規定的信息由企業選擇是否向社會公示。經企業同意,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可以查詢企業選擇不公示的信息。”
可以看出,企業聯系方式屬于向社會公示范圍,并且系強制公示內容。而在公示的聯系方式中,有相當部分就是公司法定代表人手機號碼(也存在公司座機號碼或其他公司人員手機號碼)。
 
五、企業法定代表人姓名及聯系方式不屬于公民個人信息的理由。
根據以上企業公示內容,再對比三種法院判決理由。
1. 對于第一種隱私保護理由:“能夠據此認定特定個人,且公民不愿為社會廣知,具有保護價值,泄露可能危及私人生活安寧。有關企業法定代表人、個體工商戶的身份、手機號碼等特定個人信息亦應得到保護。”
上述理由明顯違背了社會實際和企業信息的公示規定,企業法定代表人姓名系法定公示內容,不具有任何私密性;企業聯系方式也系法定公示內容,而公示何人的聯系方式屬于企業可以選擇的內容,而企業一旦選擇公示法定代表人聯系方式,則聯系方式不再具有“不愿為社會廣知”的意義,恰恰相反,作為企業經營需要,企業除了在年報中公示法定代表人聯系方式以外,還會在公司官網或者其他中介網站中主動發布法定代表人聯系方式。
因此,法定代表人聯系方式與一般公民個人信息不同,隱私性較低,且企業也自愿放棄隱私性,不能以隱私保護為理由認定侵犯公民個人信息。至于如何確定登記的是否為企業法定代表人聯系電話,舉證責任應在偵查和公訴機關,查證不清的,應當依據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予以排除。
2. 對于第二種登記不阻卻違法理由:“企業法定代表人按規定在稅務等部門登記時,將自己的身份信息、手機號碼信息予以登記,是便于相關部門監督管理,而并不喪失與其個人相聯系且為特定個人信息的特征,也并不當然的同意他人將其個人信息予以買賣。故工商企業信息中的法定代表人的公民身份號碼信息、電話號碼信息應屬公民個人信息,法律應予以保護。”
除前述理由之外,不應將法定代表人姓名和聯系方式作為公民個人信息的原因,還在于該聯系方式實際屬于企業法人的組成部分,不論在哪里公示,所依附的對象均為法人而非公民個人。所公示的內容也并非僅僅便于相關部門監督,而是向全社會公開,是社會監督的體現。
同時,由于公示的強制性,除了“經企業同意,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可以查詢企業選擇不公示的信息”之外,對于公眾獲取和使用信息,企業已沒有同意與否的權利,因此不能推論為司法解釋第三條規定的“未經被收集者同意”。
3. 對于第三種事前發布不阻卻違法理由:“包含企業相關信息的《中國商務資訊大全》等書以及若干企業黃頁,經查,書籍出版或者網頁發布之前要先有咨詢中心工作人員打電話跟客戶核實是否可以發布該信息,如客戶同意發布則收取廣告費用,但并未允許其他人將公民個人信息私自提供或轉售他人。”
對于相關網站和企業黃頁收集、提供信息的問題。

該網站系國內比較著名的企業信息查詢網站,在很多媒體報道中也引用該網站的相關查詢信息。諸如此類的網站目前大量存在。至于此類網站的是否具備“符合國家有關規定”筆者不知,但如果將法定代表人姓名及聯系方式認定為公民個人信息,那司法解釋所規定的“未經被收集者同意”、“將合法收集的公民個人信息向他人提供的”、“通過信息網絡或者其他途徑發布公民個人信息的”、“設立用于實施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信息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等情節,此類網站均符合。
而從該類網站信息來源來看,除了國家相關行政部門掌握企業相關信息的第一手資料外,該類網站稱數據均來源于已合法公布的企業信息,通過網絡抓取和數據整理方式(俗稱網絡爬蟲,無貶義)進行收集并提供給客戶。該類網站均強調數據來源的合法性,但均未提及是否經被收集者同意。假如該類網站符合法律法規,客戶從該類網站收集信息應當具有合法性的延續。
即使以判決理由陳述的,在發布之前要先有工作人員打電話跟客戶核實是否可以發布該信息,但工作人員又是如何事先獲得客戶信息給客戶打電話核實,其獲取方式是否違法仍然值得深思,不能因黃頁等已出版而阻卻此前行為的違法性。
4. 從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侵犯的客體角度分析,法定代表人姓名和聯系方式不應認定為本罪犯罪對象。
刑法修正案七設立本罪名時,將其納入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一類。本罪侵犯的直接客體為個人信息權,即“個人信息所有者對其個人信息自由支配、控制、并排除他人侵害的權利。”從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與一般公民個人信息不同,法定代表人對其姓名和聯系方式的支配力、控制力均受到法律法規的限制。
假設一種極端情況,公民甲如果許可乙收集自己的相關信息,并同意乙繼續向他人提供或發布,在上述情況均有證據證明的情況下,乙針對甲的信息不應構成犯罪,這也是司法解釋規定“未經被收集者同意”才構成犯罪的本意。
因此,當企業按照規定將其信息向社會公示后,全社會均能看到和獲知其發布的相關信息,企業對此沒有限制的權利。繼續舉例,甲和乙是同事,均因業務需要收集企業相關信息,均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查詢,因乙比較懶,甲比較勤快,乙讓甲在系統中收集大量信息后提供給乙,于是……甲構成犯罪了。但在正常角度來看,甲此時的行為不應當作為犯罪處理。理由有四:一是信息已向全社會公示;二是甲收集程序合法;三是信息發布者無同意權;四是甲的行為無社會危害性。
 
結語:雖然國家應當保護公民個人信息不受侵犯,但不應將獲取和提供已公布的法定代表人姓名和聯系方式作為犯罪處理。盲目擴大打擊范圍,不僅與我國現有法律法規體系相矛盾,也因過度阻塞信息流通,不利于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是重慶乃至西南地區首家專做刑事辯護的刑事律師所,團隊旗下匯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師、法學專家、博士等人才為確保辦案質量,智豪律師作為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所承接刑事案件經過全體律師的集體討論以確定最佳的辯護方案——“集體智慧、團隊資源”,結合刑事領域積累的廣泛深厚的社會關系資源及刑事辯護的實戰經驗,“為生命辯護、為自由吶喊”。
免責聲明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相關權利人根據網站上的聯系方式在兩周內速來電、來函與智豪團隊聯系,本網承諾會及時處理。

關閉
吉林快3今天 欢乐炸金花官网 南通棋牌游戏手机版 捕鱼大富翁破解版 贵州快三玩法说明 闲来广东麻将 重庆麻将规则 福建22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未来五年最赚钱行业 闲来甘肃麻将 棋牌排名前十 北京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平肖平码一步平特尾 全民内蒙古游戏麻将 mg淑女大奖截图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 零点棋牌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