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只要我決定受理這個案子,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個日程——打贏這個官司。
    我將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來,不管這樣做會產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團隊討論
    全體律師、全部案件、全部討論
  •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智豪律所 專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犯罪嫌疑人投案后,委托家屬勸同案人投案的,能否認定為立功

編者按:被告人投案以后,委托家屬動員在逃的同案犯投案自首的,該種情形是司法實踐中常見現象,能否認定立功,各地司法機關處理不一,有的認為該情形節省了司法資源,屬于“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行為;有的認為立功的主體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本人,對“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應當采取縮小解釋,故不應認定為立功,但可以認定其悔罪態度,酌情從輕處罰。在《刑事審判參考》第108集中收錄了曹某某、楊某某等故意傷害一案,對該問題進行了詳細的闡述,小編特將裁判文書原文奉上。
 
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6)桂刑終226號
 
原公訴機關廣西壯族自治區防城港市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曹某某,男,漢族,初中文化,無業,住廣西壯族自治區東興市。因涉嫌犯故意傷害罪,于2015年6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7日被逮捕。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楊某某,男,漢族,初中文化,無業,住廣西壯族自治區合浦縣。因涉嫌犯故意傷害罪,于2015年7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7日被逮捕。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張某,男,漢族,初中文化,無業,住廣西壯族自治區東興市。因涉嫌犯故意傷害罪,于2015年6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7日被逮捕。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劉某某,男,漢族,初中文化,無業,住廣西壯族自治區防城港市防城區。曾因犯搶劫罪于2013年9月3日被防城港市防城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2015年3月10日刑滿釋放。因涉嫌犯故意傷害罪,于2015年6月1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7日被逮捕。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陳某,男,漢族,初中文化,無業,住廣西壯族自治區合浦縣。因涉嫌犯故意傷害罪,于2015年6月1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7日被逮捕。
廣西壯族自治區防城港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防城港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曹某某、楊某某、張某、劉某某、陳某犯故意傷害罪暨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烏某某、盧某某、許某某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一案,于2016年4月1日作出(2016)桂06刑初1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
原審被告人曹某某、楊某某、張某、劉某某、陳某對刑事部分的判決不服,分別提出上訴。
在法定期限內,原審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沒有上訴,公訴機關沒有抗訴,本案附帶民事部分的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6年9月27日在廣西壯族自治區東興市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代理檢察員出庭履行職務。上訴人曹某某、楊某某、張某、劉某某、陳某,到庭參加了訴訟?,F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2015年6月11日凌晨,原審被告人曹某某看見與其有矛盾的被害人盧某在東興市某某娛樂城玩耍,遂產生報復的念頭。隨后糾集原審被告人楊某某、張某、劉某某、陳某伏擊守候。
當日6時許,盧某從某某娛樂城出來后,曹某某駕車搭乘四人尾隨至東興市某區大門附近。楊某某、張某、劉某某從楊某某帶上車的紙箱內各拿砍刀、伸縮棍,陳某持隨身攜帶的匕首,四人戴上了頭套后下車追打盧某。劉某某先持伸縮棍敲擊盧某頭部一棍,楊某某持砍刀分別砍盧某的背部、腿部各一刀,張某持砍刀砍盧某右腿一刀,陳某持匕首刺跪倒在萬國賓館門口的盧某臀部一刀,后五原審被告人逃離現場。盧某受傷后被送往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經法醫鑒定,被害人盧某系被銳器暴力砍擊全身多處并造成左腘動脈靜脈完全斷裂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一審期間,被告人曹某某、陳某分別賠償被害人盧某的妻子烏某某和兒子盧某某經濟損失55萬元、5萬元,并取得諒解。原判認定的上述事實,有物證、證人證言、書證、勘驗檢查、辨認筆錄、鑒定意見、視聽資料、被告人供述等證據證實。
原判認為:原審被告人曹某某、楊某某、張某、劉某某、陳某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五原審被告人均應對各自行為造成被害人盧某死亡的結果承擔刑事責任。案件的發生系曹某某主動尋仇所致,被害人并無過錯。但鑒于本案事出有因,在量刑時酌情予以考慮。在共同犯罪中,曹某某糾集同伙,指認被害人,是犯意提出者和組織指揮者。楊某某提供作案工具,持砍刀砍擊盧某的背部和腿部;張某持砍刀砍擊被害人盧某的右腿,作案后藏匿處理作案工具,劉某某、陳某各持伸縮棍、匕首積極參與毆打、捅刺被害人盧某,五人均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曹某某、楊某某、張某、陳某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劉某某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從輕處罰。曹某某投案自首后,請求其哥曹某協助動員同案犯張某和楊某某投案,僅是一種協助抓捕的意思表示,不屬具體協助公安機關抓獲同案犯的行為,不應認定為立功,但曹某某的該行為反映出其將功贖罪的主觀意愿,在量刑上可酌情從輕處罰。曹某某、陳某積極賠償被害人家屬烏某某、盧某某經濟損失并取得烏某某、盧某某的諒解,依法可以酌情從輕處罰。劉某某系累犯,依法應從重處罰。五原審被告人因其犯罪行為給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造成經濟損失23424元,依法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根據各原審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決定對曹某某、楊某某、張某、劉某某從輕處罰,對陳某減輕處罰。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三十六條第一款、第六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和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一百三十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款、第二款之規定,以故意傷害罪分別判決原審被告人曹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原審被告人楊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原審被告人張某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原審被告人劉某某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原審被告人陳某有期徒刑八年;隨案移送的砍刀兩把、伸縮棍一根,依法予以沒收;駁回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烏某某、盧某某、許某某的訴訟請求。
曹某某上訴稱:被害人有重大過錯,其僅有輕傷害的故意,不應對四名同案致死被害人的后果承擔責任,其有投案自首、賠償55萬元并取得諒解等法定從寬情節,一審沒有正確適用《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請求二審減輕處罰。
曹某某辯護人另提出:一審遺漏認定曹某某具有立功表現,并表示曹某某家屬愿意進一步賠償被害人家屬經濟損失以及被害人救治不及時對死亡有一定影響。
楊某某、張某上訴及其辯護人辯稱:被害人有重大過錯,上訴人是從犯,被害人死亡超出其意料之外,其對死亡沒有起主要作用,根據《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其還有自首、賠償損失、初犯、偶犯等從輕情節,一審沒有充分考慮,請求二審減輕處罰。
劉某某上訴稱:其不是組織者、糾集者,不應認定為主犯;從尸體檢驗鑒定意見來看,其傷害行為與被害人死亡沒有直接因果關系;原判量刑過重。
陳某上訴稱:其不是主犯;僅捅了被害人屁股一刀,與被害人死亡沒有直接因果關系;其有自首、賠償及取得諒解等從輕處罰情節,并愿意進一步賠償,請求二審予以從寬處罰。
陳某的辯護人還提出:二審期間陳某的親屬自愿賠償被害人親屬20000元。
請求在原判量刑的基礎上再予減輕處罰。
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的出庭意見是:一審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但一審認定陳某自首錯誤;各上訴人的上訴理由均不成立。建議二審糾正一審對陳某的自首認定問題后,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認定的上訴人曹某某為報復與其有矛盾的被害人盧某,于2015年6月11日凌晨,糾集上訴人楊某某、張某、劉某某、陳某四人分別持砍刀、伸縮棍、匕首共同傷害盧某致死的事實,有一審開庭審理中經質證確認的張某指認提取的砍刀二把、伸縮棍一根,經楊某某、張某辨認,黑色刀柄的砍刀系楊某某使用,紅色刀柄的砍刀系張某使用,證人黃集利、范某、黃某1、黃某2、周某、葉某1、劉某、朱某、黃某3、葉某2、曹某等人的證言,現場勘驗、檢查筆錄,尸體檢驗鑒定意見,從作案后拋棄的黑色豐田轎車里的紙盒內側邊沿檢出劉某某左手食指的手印鑒定、從藏匿作案工具現場提取的一只白手套檢出劉某某基因、從安得六區家電商門前提取的血跡檢出張某基因、從寶麗安小區內的垃圾車提取的褐色內褲檢出楊某某基因的DNA鑒定意見,賠償協議及諒解書等證據證實。
上訴人曹某某、楊某某、張某、劉某某、陳某亦分別供認作案事實。本院予以確認。
另查明,二審庭審播放的案發現場附近的某某賓館門口的視頻監控證實,持黑色刀柄的砍刀追砍盧某致左腘窩動脈、靜脈完全性斷裂的系上訴人楊某某。該視頻監控系案發后依法提取,能客觀證實案發情況。本院予以認定。二審期間,陳某親屬自愿補償盧某親屬經濟損失20000元(該款已交至廣西壯族自治區防城港市中級人民法院)。
針對上訴人及辯護人提出的上訴意見,根據本案事實、證據,本院評判如下:
1、關于被害人對本案的發生是否存在過錯的問題。
經查,曹某某與盧某案發前確有矛盾。但曹某某辯解的2012年曾遭受盧某第一次毆打的事由,該行為與本案發生相距三年之久,并不屬于刑法上的因果關系;辯解的2015年2月遭受盧某第二次毆打的事由,該次糾紛經曹某某報警,公安機關已作為行政案件予以處理。如有異議,可依法按相關程序向上級公安機關申請復議或者向檢察機關提出控告或監督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的要求。其事后出于私憤報復盧某,不具有正當性。關于辯護人提出曹某某遭受了盧某持久、多次傷害的意見,經查,雖然盧某兩次毆打曹某某,是引發本案的誘因,但被害人盧某在本案案發時,不存在刑法上的過錯,僅屬事出有因,且一審在量刑時已充分考慮。故上訴人及辯護人提出的該意見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2、關于上訴人楊某某、張某、劉某某、陳某等四人傷害盧某致死,是否超出了曹某某的犯意,屬于實行過限的問題。
經查,證人葉某2的證言證實,曹某某被盧某找人打了幾次后曾說要弄殘盧某。楊某某也供述,案發當天,曹某某打電話問其有沒有“東西”(即兇器),并讓其帶去,五上訴人匯合后,曹某某駕車跟蹤被害人并進行指認,楊某某在車上分發作案兇器準備行兇,曹某某主觀上對行兇作案可能產生的后果應當預見和明知,還繼續指使楊某某等四人下車追砍盧某,因此,楊某某等四人的犯罪行為并未超出曹某某的犯罪故意,不屬于實行過限。曹某某作為組織者,應當對其所組織的犯罪及造成的死亡結果承擔刑事責任。故對曹某某的該上訴理由,本院不予采納。
3、關于上訴人楊某某、張某、劉某某、陳某等四人是否應對盧某的死亡負責的問題。
經查,楊某某等四人被曹某某糾集自愿參與行兇作案。楊某某為犯罪準備、分發刀具和伸縮棍;張某、劉某某接受了指派和工具;陳某持自身隨身攜帶的匕首;四人均有故意傷害盧某的行為,雖然傷害的部位不同,但四人系共同犯罪,應對造成的被害人死亡后果共同承擔責任。故,對上訴人及辯護人的該上訴理由,本院不予采納。
4、關于曹某某是否有立功表現的問題。
經查,曹某某歸案后確有委托其哥哥曹某動員上訴人楊某某、張某投案自首的行為,對張、楊二人先后到公安機關自首起了一定的作用。該行為表明曹某某有悔罪表現,但曹某某并未知道楊某某、張某的藏匿地點等具體信息,而是其兄曹某及楊某某、張某的親屬代為找到此兩上訴人并動員他們投案的,故不屬刑法上的立功行為。因此,曹某某親屬曹某代為動員同案犯歸案的行為,不能視為曹某某的立功表現。故曹某某不具有立功表現。原判對該行為不認定為立功,但酌情從輕處罰正確。曹某某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成立。
5、關于五上訴人的地位與作用問題。
經查,上訴人曹某某系本案的組織、策劃者,楊某某、張某持砍刀嚴重傷害被害人,楊某某提供了犯罪工具,張某案發后藏匿了犯罪工具。雖經二審庭審查明,楊某某系致死被害人盧某的直接兇手,但張某持砍刀砍擊被害人右大腿造成一12cm×5cm橫形哆開創口,結合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意見,張某的行為亦與被害人死亡有一定的因果關系。原判認定曹某某、楊某某、張某為主犯正確。上訴人劉某某、陳某被糾集參與共同犯罪,二人的行為對被害人的死亡并未起到主要作用,一審認定為主犯欠妥,應認定為從犯,故本院對劉某某、陳某的該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相關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6、關于原判對陳某是否自首認定錯誤的問題。
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二審時補充提交了東興市公安局于2016年8月23日出具的陳某到案說明,并發表陳某雖自動投案,但在其被刑事拘留后才開始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其行為屬于坦白,不屬于自首,一審適用法律錯誤,對陳某量刑偏輕的出庭意見。經查,本案系曹某某組織他人蒙面作案的惡性案件。偵查機關雖然在案發后調取了相關視頻資料掌握了基本的犯罪事實,但并未能鎖定具體的犯罪嫌疑人,也未進行網上通緝。上訴人陳某在案發后逃回合浦縣的家中,并將犯罪事實告知親友。之后,在親友的勸說、陪同下,來到合浦縣公館邊防派出所投案。雖然其在第一次訊問中因畏懼懲罰而未完全如實供述,但從第二次訊問起至二審期間均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體問題的意見》中“關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具體認定”的規定,應認定為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因此,陳某的行為符合自首的構成要件。原判認定自首正確。上訴人陳某及其辯護人的意見成立,本院不采納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的該出庭意見。
7、關于適用量刑規范化的問題。
經查,本案系由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審理的故意傷害致死的案件,不屬于量刑指導意見的適用范疇。據此上訴人曹某某、楊某某、張某的辯護人提出沒有依據量刑規范化予以從輕、減輕處罰的意見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8、關于對被害人救治是否貽誤的問題。
經查,被害人死亡的結果系受曹某某組織的楊某某等人的傷害行為所造成的。接處警記錄表、醫院搶救記錄證實,案發后的出警、救治均及時、迅速,救護行為亦無違規表現。因此,曹某某辯護人提出的該辯護意見與客觀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上訴人曹某某糾集上訴人楊某某、張某、劉某某、陳某持械對被害人盧某追砍毆打,致其死亡,五上訴人的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均應依法懲處。
曹某某組織他人伺機報復,在共同犯罪中罪責最為嚴重;楊某某為幫曹某某出氣,準備犯罪工具、持砍刀暴力砍擊盧某,其行為與盧某的死亡具有直接因果關系,系致死盧某的直接兇手;張某接受曹某某的指派,持砍刀嚴重傷害盧某,案發后又藏匿作案兇器,其行為與被害人死亡亦有一定的因果關系;上述三人均系主犯,應當按照其所組織、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劉某某持伸縮棍敲打盧某頭部,陳某持隨身攜帶的匕首在被害人倒地后繼續捅刺盧某臀部,均非致命傷,在共同犯罪起次要作用,依法應認定為從犯,原判認定劉某某、陳某為主犯不當,本院予以糾正,并在量刑時予以考慮。上訴人曹某某、楊某某、張某、陳某作案后能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原判考慮到本案事出有因、曹某某有讓親屬協助動員同案犯歸案的悔罪表現以及足額賠償被害人親屬經濟損失并取得諒解,對其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已充分體現從寬。二審期間,其雖有繼續賠償的意愿,因被害人家屬不愿意接受并再予諒解。故曹某某及其辯護人上訴要求再從輕處罰,不能再允許。楊某某、張某上訴表示愿意賠償,但被害人家屬不愿意接受亦未諒解。楊某某直接致死盧某,張某嚴重傷害盧某,原判雖未查明直接致死者,但對二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十三年,罪罰相當,應予維持。劉某某犯搶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刑滿釋放后,五年以內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系累犯,應當從重處罰。因此,其在共同犯罪中系從犯,應當從輕處罰,本院在量刑時適當予以體現。陳某被糾集參與犯罪,在作案當晚第一個前來自首,能在一審賠償并取得諒解的基礎上,于二審期間再次自愿補償被害人親屬經濟損失,本院予以準許;陳某系從犯,本院決定在原判已減輕處罰的基礎上,對其再依法從輕處罰。
綜上,根據二審查明的事實,上訴人、辯護人的上訴、辯護意見及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出庭意見的合理部分予以采納,故對原判部分予以改判。
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訴訟程序合法。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五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和第二百三十三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五十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廣西壯族自治區防城港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桂06刑初1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之第一、二、三、六項,即被告人曹某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被告人楊某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被告人張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隨案移送的砍刀兩把、伸縮棍一根,依法予以沒收。
二、撤銷廣西壯族自治區防城港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桂06刑初1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之第四、五項,即被告人劉某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被告人陳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三、上訴人劉某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6月12日起至2025年12月11日止)。
四、上訴人陳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6月12日起至2021年6月11日止)。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是重慶乃至西南地區首家專做刑事辯護的刑事律師所,團隊旗下匯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師、法學專家、博士等人才為確保辦案質量,智豪律師作為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所承接刑事案件經過全體律師的集體討論以確定最佳的辯護方案——“集體智慧、團隊資源”,結合刑事領域積累的廣泛深厚的社會關系資源及刑事辯護的實戰經驗,“為生命辯護、為自由吶喊”。
免責聲明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相關權利人根據網站上的聯系方式在兩周內速來電、來函與智豪團隊聯系,本網承諾會及時處理。

關閉
吉林快3今天 麻将来了破解版下载 再也不敢网上炸金花了 福彩3d最准确选号技巧 365彩票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 快乐扑克3豹子技巧 云南山水麻将 手机版 江苏十一选500期 重庆幸运农场该怎么选号 捕鱼达人单机游戏下载 青海快三出号规律 广东麻将玩法 手机上jdb财神捕鱼攻略 3d对应码金码今晚上 美女二人麻将单机版 单机捕鱼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