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只要我決定受理這個案子,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個日程——打贏這個官司。
    我將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來,不管這樣做會產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團隊討論
    全體律師、全部案件、全部討論
  •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智豪律所 專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夫妻不睦摔妻致死案 且看智豪律師“法理情”如何辯!

  •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
  • 2017-12-07
《白蛇傳》中白蛇與許仙的驚世愛情,流傳開來的一句話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意為夫妻之緣的難得!
日常生活中夫妻之間拌嘴、吵架,甚至打架都是稀松平常的事,俗話說:床頭打架床尾合。本是唇齒相依的關系,不應較真!不應記仇!
但是現實中確有殘酷的事情發生,在智豪刑辯律師辯護的典型案例中,就有一起“夫妻不睦摔妻致死案”,辯護律師的深切體會是:教訓深刻!夫妻應引以為鑒!
既然是因夫妻不睦,丈夫摔妻致死的人命關天的刑事案件,根據我國《刑法》追究丈夫的刑事責任是必然的!在《刑法》分則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權利中有三個罪名與本案相關:
1、第二百三十二條 【故意殺人罪】故意殺人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2、第二百三十三條 【過失致人死亡罪】過失致人死亡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3、第二百三十四條 【故意傷害罪】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本案被告人家庭基本情況:該對夫妻育有二女,案發時大的9歲,小的年僅2歲;被害人妻子的父母系農民,務農家貧,均年逾花甲多病,雖有一子但在外地,平時二老主要由夫妻二人贍養照顧。
本案案發時間:2015年8月的一天晚23時許,地點:重慶市渝中區某繁華廣場。案發后被害人妻子經搶救無效死亡,被告人丈夫自動投案,后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智豪律師接受委托后做的第一件緊要之事:向公安機關書面、當面要求對丈夫變更強制措施為監視居住或者取保候審,未果;后辯護人向檢察機關書面、當面再次提出要求,事實依據是:嫌疑人丈夫被羈押,被害人妻子已死,現尚有未成年二女頓時就成了孤兒,無人照料;法律依據是: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二條 第(三)項規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機關對符合逮捕條件,但系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的唯一扶養人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監視居??;目的是:在本案刑事訴訟程序期間,嫌疑人丈夫能夠照料兩個年幼的女兒,安葬妻子,處理善后···結果是:檢察機關采納辯護人的法律意見,嫌疑人丈夫在刑事拘留15天后被監視居住在家。
(二)
本案嫌疑人丈夫如何把妻子摔死的呢?且看公訴機關的指控:
被告人丈夫與妻子于2015年8月的一天晚21時許,在重慶市渝中區某酒樓請朋友吃飯,同日23時許,被告人丈夫將朋友送離后,因席間被害人妻子不招呼應酬客人等原因,在酒樓外廣場的人行道上與妻子發生口角,遂而進行抓扯打斗,兩次將被害人妻子摔倒地上,其中被害人妻子第二次倒地時頭部著地,致其顱腦外傷,隨即送至醫院搶救,后因搶救無效于次日死亡。被告人丈夫次日到公安機關主動投案。經鑒定,被害人妻子系顱腦損傷死亡。
本院認為,被告人丈夫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死亡,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款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以上指控簡言之:公訴機關認為本案被告人丈夫犯故意傷害罪罪名成立,僅認定其主動投案,不認定具有自首情節,依法應當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幅度內選擇量刑處罰。
被告人丈夫拿到《起訴書》副本,心里犯怵!他一貫承認,是他和妻子在相互抓扯打斗中把妻子摔倒在地,造成妻子頭部磕地受傷而死的,應當承擔法律責任。但絕不是故意要摔死妻子!他們是結婚十年的夫妻,平時因家庭瑣事拌嘴吵架確實有但少,更不要說抓扯打架了;夫妻感情還好穩定,只是夫妻雙方在性格為人、待人接物、家庭開支方面略有分歧;本次和妻子打架,也是被妻子在待客方面不周到氣暈了頭,才發生如此慘??!如果自己被判刑坐牢,認罰!但可憐的兩個幼女怎么辦呀!被告人丈夫當著辯護律師的面哀嚎道!
(三)
針對本案,智豪刑辯律師團隊高度重視!主辦律師及助手多次詳細聽取被告人丈夫對他們家庭情況、案發事實經過細節等的陳述,反復仔細觀看案發時的監控視頻影像,謹慎審查本案全部在案材料,前后三次將本案案情和審查報告提交智豪刑辯團隊會議專門研究討論,最后我們的結論是:1、本案《起訴書》指控被告人丈夫犯故意傷害罪名不成立,應當認定其犯過失致人死亡罪,2、本案應當認定被告人丈夫具有自首、認罪悔罪、積極施救進行經濟賠償取得了被害方的全面諒解等法定從輕或減輕處罰、酌定從輕處罰的情節,3、建議法院對其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適用緩刑。
本案該如何定罪量刑,且看智豪律師“法理情”精彩辯詞:
定罪法理之辯: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被告人丈夫的主觀犯意,案發過程監控視頻證據,智豪律師認為本案定過失致人死亡罪更為準確!
     我國《刑法》規定過失致人死亡罪,是指行為人因疏忽大意沒有預見到或者已經預見到而輕信能夠避免造成的他人死亡,剝奪他人生命權的行為。我國《刑法》第十四條規定的故意犯罪是指明知自己的行為會發生危害社會的結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發生,因而構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
故意傷害致人死亡與過失致人死亡罪之間的主要區別在于是否有傷害他人的故意,客觀上實施的行為是傷害行為還是一般性行為。這需要綜合全案各方面的因素來認定,如: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間的關系、行為人實施危害行為的動機、實施行為時的環境、打擊的方式、打擊的部位等不同情況,綜合評判行為人的主觀犯意和行為性質。
本案被告人丈夫和妻子是一對結婚十年的夫妻,丈夫不管是主觀意識或者潛意識里應該沒有傷害妻子的故意,本案的發生其主觀意識上更符合因疏忽大意應當預見而沒有預見的過失特征,是在妻子吊卡丈夫脖子時應急側摔的行為造成了妻子受傷的危害結果。被告人丈夫無實施傷害的犯罪動機
首先從他們夫妻感情來看,從被告人丈夫本人的口供,被告人岳母筆錄,居住地的社區證明,被告人與妻子的親友、鄰居、同事的求情書中,均可以證明:總體上被告人與妻子夫妻結婚十年來感情好,被告人脾氣好平時對妻子疼愛有加,妻子也是對被告人丈夫關懷備至,很少發生夫妻吵架打架情況,夫妻二人共同努力工作,育有兩個可愛漂亮的女兒,一個9歲,一個2歲,他們的生活幸福美滿,令人羨慕,被告人沒有任何理由要故意破壞自己的幸福家庭。
第二從他們夫妻案發當天產生的矛盾糾紛來看,當晚夫妻二人的矛盾主要是被告人的多位同學攜家屬從湖北到重慶游玩,被告人丈夫準備盡地主之誼找妻子拿錢,妻子認為他的這些同學平時少于聯系,出于節儉的習慣覺得無宴請的必要,不愿拿錢給被告人,被告人只有自己拿錢宴請同學,二人均不高興;設宴請客時,妻子待客不熱情,不招呼人,板著面孔,當客人敬夫妻二人酒水時還說了些不得體的話,使整個晚宴的氣氛極為尷尬,整個飯局十幾個人飯錢不到一千元,酒錢還是同學付的,與同學分手告別時妻子態度也極其冷淡,這些不愉快使得被告人極為郁悶!因此在與同學告別后夫妻二人當著大女兒的面在大庭廣眾之下發生口角抓扯。智豪律師認為這不是“大是大非”的問題,也并非夫妻積怨甚深,夫妻之間因在待客之道,花錢觀念方面的差異而突發的小矛盾、小糾紛可以說在大多夫妻關系之中都是稀松平常的事。被告人丈夫雖然覺得妻子的言行極大地傷了作為丈夫的面子,肯定很生氣,但絕不會產生故意傷害妻子的動機或想法。
從案發環境來看,本案發生在繁華廣場外,該地人流量大;且案發時,被告人的大女兒也在場,如果被告人丈夫有傷害其妻子的動機或目的,其絕對不會選擇人流量大、女兒在場的環境動手。
從案發經過來看,被告人的口供及現場監控視頻均能夠反映,被告人丈夫與妻子發生爭執時,他一開始只是用腳“揣”了她的腳一下,嚴格意義來講,還不算是踢,從妻子的傷情鑒定報告來看,其的腿腳部位并沒有任何傷痕。后二人相互抓扯,從監控錄像及妻子傷情鑒定均可以得知,在她倒地前,二人的抓扯只是一般的毆打行為,一般毆打行為只是給他人造成暫時性的肉體疼痛,或使他人神經受到輕微刺激,不會破壞他人人體組織的完整性和人體器官的正常機能。從此行為可以得知被告人丈夫有一般毆打妻子的故意,但是其并沒有傷害妻子的故意。
智豪律師認為被告人丈夫因疏忽大意而沒有預見到自己的行為會導致妻子發生傷亡的結果。
案發當晚,被告人丈夫和妻子發生抓扯最后階段,妻子是從背面吊住被告人,雙手卡住了他的脖子。根據現場監控錄像,在案材料中書證“辦案區使用情況登記表”中的檢查情況欄明確記載,被告人頸部有抓痕,可以證明以上事實。
被告人丈夫被妻子雙手從背后吊卡住脖子后,造成呼吸困難,作出了應急本能性的擺脫行為,也就是使用側面摔的方式,將妻子摔倒;側面摔是人遭到背后襲擊時常用的防御方法,而這種方法通常會讓對方大面積著地,傷情最多為擦傷,并不會損害組織的完整性和人體器官的正常機能。另外,從監控錄像可以看出,被告人丈夫先前兩次將妻子揣、摔倒在地都是發生口角抓扯過程中,而且被害人妻子第一次、第二次倒地后迅速的站了起來,沒有受傷,有這先行行為的暗示,極大可能讓被告人丈夫感覺到他揣、摔妻子的行為不會對她造成什么嚴重的后果,繼而才有了妻子要繼續與其抓扯卡住他脖子致呼吸困難本能應急性的再次將妻子摔倒的行為。由此可見,現場監控視頻清晰的反映被告人因疏忽大意,未預見自己的行為會導致妻子最終頭部受傷的結果,所以,被告人丈夫對妻子的重傷及死亡結果僅有過失責任。
妻子倒地不起后,被告人試圖將妻子拉起來,但后面見到妻子頭部出血后,其立即抱住妻子頭部,幫忙止血,并請求群眾幫忙撥打120求救電話和報警電話。妻子進入醫院后,被告人積極籌資支付妻子住院和手術費用,希望妻子能夠盡快好起來。被告人丈夫的積極施救行為,也足以證明其沒有預見到自己的行為會發生如此嚴重的后果。
 綜上所述,智豪律師認為被告人造成自己妻子受傷死亡從主觀方面的分析和客觀事實經過的分析,他應該承擔過失犯罪的刑事責任,被告人主觀上確實存在疏忽大意的情況,應當預見而沒有預見到自己摔妻子的后果,符合因疏忽大意過失致人死亡的犯罪構成要件。
量刑情節之辯:
應當認定被告人具有自首情節。被告人丈夫在施救和搶救妻子過程中兩次報警投案,給公安機關辦案人員如實講述案發經過。其在偵查機關的三次筆錄均一致、穩定地供述了其摔倒妻子的主要事實。在庭審中,被告人也如實地供述其與妻子發生矛盾的過程及摔倒妻子的事實,符合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被告人對行為性質的辯解是否影響自首成立問題的批復〉》(以下簡稱“《批復》”)規定:“犯罪以后主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被告人對行為性質的辯解不影響自首的成立”。所以不能因為事發突然,加之妻子遭受如此大的變故對被告人丈夫精神上的刺激和打擊,導致他記不清楚案發的詳細過程和具體細節而否定他的如實供述主要事實的情節。被告人的行為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之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被告人對妻子積極施救具有悔罪表現。被告人在案發現場積極搶救妻子,讓路人幫忙撥打110報警電話,隨后同民警一同到醫院實施搶救。在搶救過程中,被告人積極打電話求助親友籌集醫療費用,同時被告人也主動聯系了妻子的父母,承認自己犯下的錯誤,并向岳父岳母懺悔,其悔罪表現好。
被告人獲得被害人父母兄弟及親友全面諒解。庭審中智豪律師提交了被害人妻子的父母、親弟弟、舅舅,姨伯、表哥、表嫂及朋友等多人的諒解書,被告人一家居住地社區的證明和被告人、妻子二人的親屬、朋友、同事多達一百多人的請求書。被害人妻子父母和親人也到庭旁聽本案,被告人在本案偵查階段已與妻子父母達成諒解贍養協議,發誓對岳父岳母養老送終!他們均能夠證明被告人丈夫和妻子平時感情好、家庭總體和睦,被告人本人品行恭順善良,同時他們也相信本次事件并不是被告人故意傷害妻子,他們強烈懇請司法機關對被告人從輕處罰!
被告人家庭極為特殊的情況。雖然被害人妻子不在了,但妻子的父母永遠是被告人的岳父岳母,二老的唯一兒子又在外地工作,他們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年邁體衰多病,今后的養老大事只有被告人來照顧完成了。被告人與妻子有二未成年子女需要撫養,一個9歲,一個剛滿2歲,被告人是他們唯一的撫養人和監護人。
因此本案系因家庭糾紛引發的刑事案件,本案關系到子女的撫養,老人的贍養,姻親矛盾的化解,社會的穩定等諸多棘手的問題。本案的被告人已經取得了岳父、岳母的諒解,作為女婿,他已向二老承諾其一定會以兒子的身份,為二老養老送終,在農村,養老送終是最大的事,老人的養老送終問題通常都會托付給自己最親的子女,而被害人妻子的父母愿意將養老送終之事交由被告人來辦理,證明被告人平時的人品、誠信是得到二老肯定的。
智豪律師在此做一個假設,假如被告人被收監執行刑罰,其兩個小孩撫養該怎么辦?是送去孤兒院嗎?還是由體弱多病,無自理能力的婆婆爺爺外公外婆照管?還有兩個女兒的教育問題怎么辦?案發時,被告人的大女兒也在場,親眼看到父母發生糾紛抓扯、母親被摔傷、搶救救治的過程?,F在媽媽死了,還是爸爸摔死的!這對一個年僅9歲的小女孩的心理已造成了不可想象的刺激和打擊呀!現在大女兒都不和爸爸、外公外婆等近親屬說話,學習成績一落千丈,封閉在自己的內心世界里,如果被告人被判實刑,其小孩的心結、心理陰影、心理障礙該由誰來化解?該如何才能化解?解鈴還須系鈴人,被告人自己對女兒造成的影響,應該由其用實際行動來化解!再談被告人的小女兒,2歲就失去母親,當然她現在還什么都不懂,假設被告人被判實刑,多年后刑滿釋放,出來后,小女兒認知能力形成媽媽是爸爸摔死的,爸爸是兇手,是犯人;這對兩個女兒人格的健全形成,對其健康成長必然會造成無以復加的巨大負能量的影響。相信參加庭審的法官、檢察官以及所有旁聽的親朋好友都不希望這場家庭悲劇繼續擴大!繼續傷害無辜的小孩和老人!
智豪律師最后陳詞:被告人應當受到法律的懲罰,但懇請法庭綜合依據刑法認定罪名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考慮本案處理結果的社會效果與法律效果的有機統一,嚴格審查本案的事實和證據認定被告人犯過失致人死亡罪,對其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適用緩刑,讓被告人用實際行動去拯救他的家庭,用孝的實際行動和既當合格的爹又當合格的媽的實際行動為死去的妻子贖罪!
(四)
庭審中,被告人丈夫認罪悔罪!懺悔到動情處“噗通”一聲當庭跪倒在地,向被害人妻子父母叩拜三個響頭!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他當庭發自內心的認罪悔罪的態度和愿意用自己今后的實際行動贍養送終岳父岳母,把兩個年幼的女兒撫養教育成人的贖罪決心!
但本案控辯雙方對定罪量刑爭議巨大,且看人民法院如何裁判: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丈夫與被害人妻子系夫妻,育有二女。2015年8月的一天21時許,被告人攜妻子及大女兒在重慶市渝中區某酒樓吃飯。被告人席間飲啤酒數瓶,直至23時許散席將朋友送離。因妻子對其請朋友吃飯有不同意見,席間未招呼應酬客人致其面子受損的原因,被告人遂在酒樓外廣場人行道上以掃腿的方式將坐在人行道石球上低頭看手機的妻子掃倒在地,二人遂發生口角并沿人行道南邊方向行走了幾十米。后被告人又以扇耳光、推搡、摔打的方式毆打妻子,妻子反抗并用手鎖住被告人丈夫脖子往前走了數米,被告人為擺脫突然用力將妻子摔倒在地,致妻子倒地不起,頭部流血。被告人數次欲將妻子抱起未果并呼救,旁邊群眾報警后,被告人隨接警民警將妻子送醫搶救,后妻子因搶救無效于次日死亡。被告人于次日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了其致妻子死亡的主要事實經過。經鑒定,妻子系顱腦損傷死亡。
另查明,被告人丈夫在本案偵查階段主動賠償被害人妻子的父母并取得諒解。
本院認為:被告人丈夫飲酒后因其妻子在飯局中未招呼應酬客人致其面子受損即在公共場合當眾毆打妻子,致其妻子倒地顱腦損傷后搶救無效死亡,其行為已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被告人僅因瑣事即在公共場合當眾毆打妻子,行為惡劣,且導致其妻子死亡的嚴重后果,應受到譴責并承擔刑事責任??陀^行為方面,被告人毆打其妻子有三個行為,先是掃腿,而后扇耳光、推搡、摔打,最后用力摔倒。從其妻子反抗的情形看,被告人前兩個行為并未給其妻子造成明顯傷害,致其妻子顱腦損傷后果在于最后的用力摔倒,而該行為是在其被妻子鎖住脖子行走數米后為擺脫采取的。被告人實施的三個行為之間有所間斷,并非持續加害,表明被告人雖然飲酒后因顏面問題遷怒于妻子,但對其行為有一定克制;主觀過錯方面,被告人對毆打妻子的行為有直接的故意,但其與被害人系夫妻關系,其毆打的動因系其妻子未招呼應酬客人致其面子受損,并無其他重大沖突矛盾,從其上述客觀行為、主觀動機及被害人的關系來看,致其妻子傷害或死亡并非其毆打所積極追求或放任的結果,即致其妻子死亡的結果并非其故意的內容。被告人應當預見其用力摔倒妻子可能致其重傷甚至致死亡的后果,而在飲酒后魯莽草率之下沒有預見,導致其妻子倒地顱腦損傷后搶救無效死亡,主觀上有重大過失;因果關系及刑事責任方面,雖然被害人的死亡結果與被告人的毆打行為有直接的因果關系,但該結果并不在被告人毆打行為主觀故意的認識范圍,依據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應當認定被告人的行為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犯故意傷害罪的罪名不予支持,對辯護人對本案定性的相應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被告人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其犯罪事實,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雖然被告人對造成其妻子死亡的結果系過失,但該結果系其因瑣事即在公共場合當眾毆打其妻子的惡劣行為所致。鑒于其飲酒后僅因顏面問題便動手遷怒于妻子,置至親的人格與安全于不顧,理應受到懲戒,對其可從輕處罰而不應予以減輕處罰······被告人主動賠償被害人父母并取得諒解,且念及被告人系其家庭的經濟支柱,有年邁的父母需要贍養且還需履行對被害人父母的承諾。同時被告人作為法定監護人,尚有兩個年幼的女兒需要撫養。在已經失去母愛的遭遇之下,對被告人收監將置其女兒更為悲慘的境地,基于以上情形并考慮被告人積極搶救被害人,并具有悔罪表現等適用緩刑的法定條件,酌定予以從輕處罰并依法宣告緩刑。對辯護人相應的辯護意見予以采納。望其在緩刑考驗期用實際行動為自己的罪孽救贖,并在以后的生活中審慎克制、善待家人。
判決結果:被告人犯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
(五)
“砰”法槌落下!本案塵埃落定。
智豪律師掩卷深思:盡管這或許對一個刑辯律師來說是一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成功案例!或許也能夠感受到“為生命而吶喊,為自由而辯護”的榮光!
但是本案給刑辯律師到來的啟示不應只有這些,我們也是人,也有各自的家庭。本案人死不能復生,兩個年幼的女兒的母愛再也沒有了,愿他們幸運而堅強吧!
作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名丈夫,我們不管社會壓力有多大,不管面子里子有多重要,不管家庭矛盾有多大,正如法官說的,我們都應當改掉自己的不良嗜好和不好的行為方式,在生活中審慎克制,善待家人!
作為一個女人,作為一個妻子,學會包容,鼓勵支持丈夫的眼神舉動很重要!有話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個聰慧不勢利的女人。容忍一個丈夫的愿改又改不掉的小缺點,或許你的家庭就成功美滿了一半!
作為一個智豪刑辯律師,我們專注刑事案件,每天行走在“法、理、情”之間,應當胸中有情懷!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是重慶乃至西南地區首家專做刑事辯護的刑事律師所,團隊旗下匯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師、法學專家、博士等人才為確保辦案質量,智豪律師作為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所承接刑事案件經過全體律師的集體討論以確定最佳的辯護方案——“集體智慧、團隊資源”,結合刑事領域積累的廣泛深厚的社會關系資源及刑事辯護的實戰經驗,“為生命辯護、為自由吶喊”。
免責聲明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相關權利人根據網站上的聯系方式在兩周內速來電、來函與智豪團隊聯系,本網承諾會及時處理。

關閉
吉林快3今天 足彩半全场买的负负但是赢了 云南11选5前三直开奖结果 网上麻将怎么赢钱 河南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国标麻将番种分析之绿一色 海南飞鱼有直播吗 莱特币交易 竞彩微信投注 双色球中6保5旋转矩阵 卡五星麻将单机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捕鱼达人电脑免费版 bg视讯app官网电玩 世界杯比分预测 都灵队官方网站 山东11选5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