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只要我決定受理這個案子,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個日程——打贏這個官司。
    我將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來,不管這樣做會產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團隊討論
    全體律師、全部案件、全部討論
  •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智豪律所 專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強行將他人拉至深水區游泳致其溺亡定性為過失致人死亡罪獲刑

來源:佚名 刑事備忘錄
 
公訴機關廣東省懷集縣人民檢察院。
 
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黎某甲,男,漢族,農民,住懷集縣。是被害人黎某乙的父親。
 
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邵某,女,漢族,農民,住懷集縣。是被害人黎某乙的母親。
 
兩原告人的委托代理人郭**,懷集縣法律援助處副主任。
 
被告人黃某,男,漢族,初中文化,農民,住懷集縣。因本案于2015年6月6日被公安機關抓獲,同年6月7日被懷集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9日被逮捕?,F羈押在懷集縣看守所。
 
辯護人暨委托代理人鄧某某,廣東**律師事務所律師。
 
審理經過
 
廣東省懷集縣人民檢察院以懷檢公訴刑訴(2015)20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黃某犯過失致人死亡罪,于2015年8月13日向本院提起公訴。在訴訟過程中,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黎某甲、邵某向本院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5年9月1日公開開庭合并審理了本案。廣東省懷集縣人民檢察院指派代理檢察員黃淑鑾出庭支持公訴,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黎某甲、邵某及委托代理人郭**,被告人黃某及辯護人暨委托代理人鄧某某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一審請求情況
 
廣東省懷集縣人民檢察院指控,2015年6月6日11時許,被告人黃某與黎某乙、祝某甲、祝某乙四人商量去鳳崗鎮上南坑村委會“頭帶”山涌游泳。在游泳過程中,被告人黃某明知被害人黎某乙不會游泳的情況下強行將其拉至該山涌的深水區,并稱要教其學習游泳,后被害人黎某乙溺水死亡。
 
經鑒定:被害人黎某乙是因溺水窒息而死亡。
 
公訴機關認為指控被告人黃某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被告人黃某的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之規定,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建議判處被告人黃某三年至四年有期徒刑。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黎某甲、邵某訴訟請求被告人黃某賠償喪葬費及死亡賠償金等共計人民幣277307元。
 
一審答辯情況
 
被告人黃某對指控的犯罪事實及罪名均無異議,請求從輕處罰。
 
辯護人認為被害人提議去玩水,對事件的發生有過錯;被告人是出于好意教被害人游水,事后也有搶救被害人;被告人犯罪情節較輕,接近意外事件;被告人有自首情節。建議判處被告人黃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對原告人的訴訟請求,被告人方表示愿意賠償喪葬費,但認為死亡賠償金不屬于刑事附帶民事受理范圍。
 
本院查明
 
經審理查明,2015年6月6日11時許,被告人黃某與黎某乙(2001年1月29日出生)、祝某甲、祝某乙四人商量去鳳崗鎮上南坑村委會土名叫“頭帶”的山涌游泳。被告人黃某和祝某甲到深水區游泳,祝某乙則和黎某乙在山涌邊的淺水區玩水。期間,被告人黃某稱要教黎某乙學習游泳,在明知黎某乙不會游泳的情況下,強行將其拉至該山涌的深水區,致黎某乙不慎溺水,后經被告人黃某等人搶救未果死亡。同日,公安機關在現場將被告人黃某抓獲歸案。
 
經懷集縣公安司法鑒定中心鑒定,被害人黎某乙是因溺水窒息而死亡。
 
另查明,原告人黎某甲、邵某是農業戶口,兩人是夫妻關系,黎某乙是兩人的兒子。
 
上述事實,認定的證據有:
 
一、勘驗、檢查筆錄
 
現場勘驗檢查筆錄、現場圖及現場照片、被告人黃某指認現場照片,證實公安民警對案發現場進行勘查及現場周邊環境的情況。
 
二、鑒定意見
 
懷公(司)鑒(尸)字(2015)071號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報告及死者照片,證實經懷集縣公安司法鑒定中心鑒定,黎某乙是因溺水窒息而死亡。
 
三、視聽資料
 
被告人黃某指認現場視頻,證實公安機關帶被告人黃某到案發現場進行指認的視頻。
 
四、書證
 
1、被害人黎某乙的戶籍證明,證實被害人黎某乙出生時間為2001年1月29日。
 
2、抓獲經過,證實公安機關于2015年6月6日抓獲被告人黃某。
 
3、常住人口個人信息表,證實被告人黃某的身份情況。
 
五、證人證言
 
1、證人祝某甲的證言:2015年6月6日11時左右,黎某乙和祝某乙找同學祝某光玩,沒有找到祝某光,當時我在家門口玩,黎某乙和祝某乙見到了我,說祝某光不在家,又說天氣熱,想去游水。我當時沒有出聲,我們一起找另外一個同學,發現他沒有在家,然后我見到黃某,黃某就約我到圩鎮玩,我說有兩個朋友過來,不去了。黎某乙見到我和黃某認識,就說你們村有哪里有好玩水、好潛水的地方。黃某就說有個地方可以去玩水,于是我們一起去“頭帶”了。
 
到了河邊后,我們都把身上的衣服脫了,大家把衣服放在了河邊,然后就走上了河的一個水潭處。當時河水很黃、很急,還有水漩渦。我們四人都是在水潭旁邊浸水。大約過了三分鐘,黃某去深水區試探回來,就過來拉黎某乙到深水區一起玩水,黎某乙不愿意去,因為他和祝某乙都是不會游泳的,黎某乙在水中大叫“別拉我,別拉我”,黃某還繼續拉黎某乙,我和祝某乙見到這樣,都一起罵黃某不要再拉黎某乙,可是黃某卻不聽,還繼續拉黎某乙,黃某和黎某乙兩人就去到了深水區,他們兩人都被漩渦吸了進去,被水嗆到滿臉通紅。祝某乙見到這樣,就用手去拉黎某乙,但是被黎某乙拖住沒法拉到水潭旁邊,還險被黎某乙拉下漩渦,祝某乙用力掙脫了黎某乙的手,起身跑到旁邊的菜地處找種豆子用的竹子去救黎某乙。我也用手去拉黃某,拉了一陣但沒有成功,黃某被浸了一會自己游到了我的對面潭邊。他說他的手和腳很累,快抽筋了。我也累了就在潭邊抱著石頭休息。當我再回頭看黎某乙的時候,我看不到黎某乙了,他沉入了水底。而祝某乙拿著10多條竹子回來后看不到黎某乙,就用竹子在潭邊去挑,看看能不能撈著黎某乙。我爬了起來,就跑到水潭邊拿起黃某的手機撥打110報警了。祝某乙一直用竹子在水潭邊挑,但沒有撈著黎某乙,黃某就在水潭邊休息。我報警后就和祝某乙去叫附近的大人,黃某就在水潭邊看黎某乙是否浮上來,怕被水沖走。后來陸續有些大人過來了,不久,公安民警也到了。
 
2、證人祝某乙的證言:2015年6月6日7時30分許,黎某乙打來電話說他現在懷城鎮等會要去鳳崗鎮馬頭村的同學家里玩叫我和他一起去,我說好的。到了8時30分,黎某乙又打電話給我說到洽水了,我就和他一起開摩托車去鳳崗鎮馬頭村了,來到馬頭村見到黎某乙的同學,之后三個人一起去到馬頭村白石山玩了一會,我和黎某乙送他的同學去鳳崗圩鎮,就商量一起去上南坑找祝某順家玩會,在去上南坑祝某順家的路上,看到祝某順同村的“細弟”,我就叫“細弟”一起坐上我的車去找祝某順,到了祝某順家,祝某順不在家,于是我們三個人繼續往前,在一棵大樹下“細弟”見到一個同村的男青年,然后他們兩個就在那聊天。
 
過了10分鐘左右,由于當時天氣很熱,黎某乙就提議說天氣這么熱,一起找個地方玩水吧,我和黎某乙就跟“細弟”還有他同村的男青年說,我們兩個不會游泳,他們兩個說我們兩個會啊。于是“細弟”跟他同村的男青年就騎著摩托車在前面帶路,我和黎某乙騎著摩托車跟著他們一起去。過了5分鐘左右,我們就到了那個游泳的地方,走到河邊我們四個人就把衣服脫了放好,我們見到一階一階有水流的三個水塘,“細弟”和他同村的男青年指著最上游的那個水塘說我們去那里游吧,然后我們就一起上到了那個水塘,黎某乙就跟“細弟”及“細弟”同村的男青年說:“你們去游吧,我和祝某乙在旁邊玩一下就行了。”之后,“細弟”和他同村的男青年就在水塘里游泳,我和黎某乙就坐在水塘的旁邊玩水。
 
過了2、3分鐘,“細弟”同村的男青年游到黎某乙的旁邊對他說下來一起游吧,就拉著黎某乙的手將他往水塘里拉,我和“細弟”就罵那個男青年快點放手,他不會游泳的,但那時候水已經淹到了黎某乙脖子了,我看到黎某乙在水中掙扎,不斷的向我招手,意思是叫我過去拉他上來,我就跳下水去拉他,黎某乙使勁拉著我,我就也被他拉入水深的地方,由于我也不會游泳,喝了好幾口水,于是我把黎某乙拉我的手給掰開,自己拼命往岸邊游,然后上了岸,我就看到黎某乙正從下面抱著“細弟”同村的男青年,那個男青年在拼命的掙脫,我趕緊往水塘旁邊的田里跑,去拔插在農田里的竹子,當我拔到竹子跑回來后就看到“細弟”同村的那個男青年已經快游到岸邊了,而黎某乙還在水塘里上游水沖下來的附近,他整個人已經被水淹沒了,只能看到他的頭發了,我趕緊跑過去拿竹子去拉他,但是竹子不夠長,沒能夠到他,之后我看到黎某乙把頭露出水面一次就又沉到水里去了,后來就沒看到他浮出水面。然后我就叫“細弟”報了警,一邊又和“細弟”一起跑到附近的農戶找大人過來幫忙一起救人,“細弟”同村的男青年以為我們要跑也跟著我們,我就叫他先在岸邊看著,我們去找人幫忙救人,那個男青年才沒跟來。后來我們找到一個伯伯過來幫忙救人,他拿著竹子在水塘撈了一會,沒撈到人,民警就趕到現場一起幫忙,一會就下起了大雨,我和“細弟”還有他同村的那個男青年就上了警車。到了17時30分許,我知道找到黎某乙,但已經溺水身亡。
 
經祝某乙辨認,指出照片中5號男子就是將黎某乙拉到深水區,導致黎某乙不慎溺亡的男子,即被告人黃某。
 
六、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黃某在公安機關的供述:2015年6月6日11時30分許,我駕駛摩托車去到鳳崗鎮上南坑的小賣部,見到祝某甲和黎某乙、祝某乙(后來才知道黎某乙和祝某乙的名字)三個人坐著一輛女裝摩托車在路邊停著,這時祝某甲就過來和我打招呼。之后祝某甲說天氣這么熱,不如一起去游泳吧,并說去上南坑村委會土名“頭帶”的水塘。然后祝某甲就叫我搭上他帶路,祝某乙就用摩托車搭黎某乙跟在后面。
 
約10分鐘到了“頭帶”的水塘處,現場有三個水塘,是一階一階的階梯式的,我們四個人就一起把衣服脫掉,走到最上面的水塘處,黎某乙說他不會游深的地方,他和祝某乙在水塘邊玩就行了,叫我們自己去玩。我就下到水塘左邊深一點的地方游泳,祝某甲在水塘山上的水沖下來的位置一個人玩,祝某乙和黎某乙兩個人就在水塘的出水口右邊的淺水區處(水深約到黎某乙的屁股)玩水,我玩著玩著就游過去和祝某乙、黎某乙兩個人一起玩了一會,祝某甲也到這邊玩了,我就拉著黎某乙到水塘出水口左邊深一點的深水區,然后我上到水塘的岸邊問還在水中的黎某乙怕不怕深,黎某乙說好怕。于是我就跳到水塘里想救黎某乙,我用手拉黎某乙的手,他怕深所以就抱著我,這時祝某乙也過來拉黎某乙的手,另外一只手抱著我的身體,黎某乙也抱著我的身體喊邊喊“救我、救我”邊掙扎,祝某甲這時也過來幫忙救黎某乙,祝某乙看拉不了我們就自己往淺水區游了,而這時我被黎某乙拉到水比較深的位置了,祝某甲又騎著我的背救黎某乙,但黎某乙一直在掙扎,我自己也被拖到水下喝了幾口水,我看到祝某甲也游到岸邊休息了,我手和腳都沒有力氣了,所以用手掙扎了一會掙脫黎某乙,靠著水流慢慢漂到岸邊。我上了岸之后就在那里休息,看到黎某乙只剩下一只手和頭發露出水面,我就叫祝某甲下去救黎某乙,但是祝某甲說他也很怕也不敢下去救了,而我也很怕也不敢下去救黎某乙。之后我就拿我的手機給祝某甲叫他趕緊報警,然后祝某甲就打電話報警了,祝某甲報警之后就和祝某乙去找大人過來,我就在水塘邊打電話給我的親戚叫他們過來幫忙,這時已經看不見黎某乙了,我就一直在岸邊看著水面找黎某乙。過了5分鐘左右,祝某甲和祝某乙兩人找到了一個大人過來,我們四個人一起拿竹子找黎某乙,但是都找不到。大約過了10多分鐘,公安人員就到現場處理了,大約17時許才找到黎某乙,黎某乙已經溺水身亡了。
 
上述證據均經法庭認證、質證,是證明案件事實的證據,本院予以確認。
 
被告人黃某的辯護人向法庭提供懷集縣鳳崗鎮上南坑村民村委會證明及申請書各1份,證明被告人黃某家是扶貧對象戶,家庭生活困難,被告人黃某有弱智現象,請求對黃某從輕處理。公訴機關質證對證明及申請書的真實性無意見,但認為與本案沒有關聯性。經查,辯護人所提供的證據只能證明被告人家庭生活情況。
 
原告人黎某甲、邵某向法庭提供居民身份證和戶口簿。經被告人黃某方辯證、質證,對原告人方提出的證據真實性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被告人黃某無視國家法律,明知被害人黎某乙不會游泳,而強行拉其至深水區,應當預見自己的行為可能發生被害人死亡的后果,但因為被告人輕信能夠避免而過失致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應依法懲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黃某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應予支持。
 
對于被告人黃某的辯護人的辯解意見,綜合評析如下:
 
1、認為被害人黎某乙提議去玩水,對事件的發生有過錯的辯解意見。經查,證人祝某甲、祝某乙的證言以及被告人黃某的供述均證實雖然被害人黎某乙提議去玩水,但被害人黎某乙和祝某乙兩人不會游泳,所以一直都是在淺水區玩水,被告人黃某強行將被害人黎某乙拉至深水區是導致被害人黎某乙溺水死亡的直接原因,故被害人黎某乙沒有過錯,辯護人的辯解意見,理據不足,本院不予采納。
 
2、認為被告人是出于好意教被害人游水,事后也有搶救被害人的辯解意見。經查,情況屬實,本院予以采納。
 
3、認為被告人的犯罪情節較輕,接近意外事件的辯解意見。經查,本案的發生是因為被告人黃某對自己的游泳技術估計過高,過于自信要教被害人黎某乙游泳,強行將被害人黎某乙拉至深水區,致被害人黎某乙溺水死亡。被告人黃某的行為符合過失致人死亡罪的構成要件,其行為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不屬于犯罪情節較輕,更不是意外事件。故辯護人的辯解意見,理據不足,本院不予采納。
 
4、認為被告人有自首情節的辯解意見。經查,證人祝某甲和祝某乙的證言及被告人黃某的供述,均證實被害人黎某乙發生溺水后,被告人黃某和祝某甲、祝某乙無法將被害人黎某乙救上來,祝某甲報警后和祝某乙一起去找大人過來幫忙,被告人黃某只是留在岸邊觀察水面的情況,看看是否見到被害人黎某乙浮出水面并等待祝某甲和祝某乙叫大人過來一起對被害人黎某乙進行搶救,而不是等待公安機關處理。故被告人黃某不具有自首情節,辯護人的辯解意見,理據不足,本院不予采納。
 
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黎某甲、邵某訴請被告人黃某賠償經濟損失的理由充分,應予支持。根據原告人的訴請及提供的相關證據,參照《廣東省2015年度人身損害賠償計算標準》,原告人黎某甲、邵某的物質損失如下:喪葬費人民幣32395元(64790元/12個月×6個月)。原告人黎某甲、邵某請求賠償死亡賠償金,因死亡賠償金不屬于刑事附帶民事受理范圍,本院不予支持。
 
鑒于被告人黃某事發后能盡力對被害人施救,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認罪態度較好,有悔罪表現,可以從輕處罰。公訴機關提出的量刑建議,符合法律的規定,本院予以采納。據此,根據被告人黃某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八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裁判結果
 
一、被告人黃某犯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6月6日起至2018年6月5日止。)
 
二、限被告人黃某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支付給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黎某甲、邵某物質損失人民幣32395元。
 
三、駁回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黎某甲、邵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廣東省肇慶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人員
 
審判長蘇永任
 
代理審判員羅淑慧
 
人民陪審員王明薇
 
二о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
 
書記員
 
書記員陳碧婷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是重慶乃至西南地區首家專做刑事辯護的刑事律師所,團隊旗下匯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師、法學專家、博士等人才為確保辦案質量,智豪律師作為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所承接刑事案件經過全體律師的集體討論以確定最佳的辯護方案——“集體智慧、團隊資源”,結合刑事領域積累的廣泛深厚的社會關系資源及刑事辯護的實戰經驗,“為生命辯護、為自由吶喊”。
免責聲明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相關權利人根據網站上的聯系方式在兩周內速來電、來函與智豪團隊聯系,本網承諾會及時處理。

關閉
吉林快3今天 上海快3下载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前50期 东京2分彩是真的吗 龙江麻将打法 江西11选五5最新开奖 世界杯体彩怎么看中奖 今日广西十一选五 325棋牌下载 北京麻将馆手机游戏怎么下载 宁夏11选五中奖规则 PC蛋蛋幸运28算法 麻将胡牌公式图解 112期心水一点必中特 连码是什么数字 常来海南麻将新版 重庆老时时彩五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