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只要我決定受理這個案子,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個日程——打贏這個官司。
    我將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來,不管這樣做會產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團隊討論
    全體律師、全部案件、全部討論
  • darkblurbg
    重慶刑辯專業律師所
    智豪律所 專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劉某某涉嫌販賣毒品罪,二審認定其具有自首情節,依法減輕處罰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劉某某,綽號“阿文”,男,1982年2月2日出生于陜西省華陰市,漢族,初中文化,農民,住華陰市華西鎮南嚴村,系東莞市長安鎮涌頭村偉時電子廠工人。2014年3月22日因涉嫌犯販賣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2日被逮捕?,F羈押于蒲城縣看守所。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蔣二榮,男,1989年4月2日出生于陜西省蒲城縣,漢族,初中文化,農民,戶籍地西安市雁塔區長安南路950號,暫住地蒲城縣橋陵鎮日光村1組。2008年5月29日因犯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2011年1月27日刑滿釋放。2014年3月21日因涉嫌犯販賣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3日被逮捕?,F羈押于蒲城縣看守所。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余建智,又名余力軍,余利軍,綽號“愣娃”,男,1971年5月2日出生于陜西省漢中市,漢族,高中文化,農民,住漢中市城固縣文川鎮聯合村。1992年6月5日因犯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2003年5月26日因吸食毒品被勞動教養兩年;2005年12月16日因犯搶劫罪、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2013年2月23日刑滿釋放。2014年3月22日因涉嫌犯販賣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3日被逮捕?,F羈押于蒲城縣看守所。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劉楠,又名劉曉南,男,1989年3月20日出生于陜西省蒲城縣,漢族,初中文化,農民,住蒲城縣橋陵鎮日光村。2014年5月25日因本案被抓獲并羈押,2014年5月27日因涉嫌犯販賣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6日被逮捕?,F羈押于蒲城縣看守所。
辯護人閆小鋒,陜西卓星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王維,小名“飛飛”,男,1991年4月15日出生于陜西省蒲城縣,漢族,小學文化,農民,住蒲城縣罕井鎮武儀村。2008年4月16日因犯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2013年1月30日刑滿釋放。2014年3月21日因涉嫌犯販賣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3日被逮捕?,F羈押于蒲城縣看守所。
辯護人傅小旭,陜西卓星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劉小平,男,1987年11月29日出生于重慶市奉節縣,漢族,初中文化,農民,住重慶市奉節縣大樹鎮。2014年3月22日因涉嫌犯販賣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2日被逮捕?,F羈押于蒲城縣看守所。
陜西省渭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陜西省渭南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劉某某、劉小平、余建智、蔣二榮、劉楠、王維犯販賣毒品罪一案,于二0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作出(2014)渭中刑一初字第00060號刑事判決。宣判后,劉某某、余建智、蔣二榮、劉楠、王維不服,提出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經過閱卷、訊問上訴人,聽取了辯護人意見,認為案件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F已審理終結。
原審判決認定,2014年3月中旬,被告人余建智接到殷折君(“老鷹”,另案處理)打來的電話,說其“九叔”(在逃)有一批毒品,因下線出事,毒品被困在渭南,現急于出售。余建智得知情況后,欲購買毒品進行販賣,殷折君將其“九叔”的聯系電話告知余建智,余和“九叔”約定以每克60元的價格購買“九叔”在渭南的600余克冰毒。在購買前,余建智根據“九叔”的安排,從其家城固縣坐車來到渭南,在渭南火車站出站口附近取得冰毒樣品10余克。余建智為完成毒品交易,分兩次給中間人被告人劉某某匯款43000元,但均被該劉揮霍,交易未果。同月19日下午,余建智將從“九叔”處獲得的10余克冰毒,帶至蒲城縣罕井鎮,找事先約好的前獄友被告人蔣二榮聯系銷路,后被告人劉楠將毒品帶走。被告人王維與吸毒人員孫新鵬約定交易毒品后,該王找蔣二榮欲取毒品,蔣二榮指示劉楠將毒品交與王維。同月20日1時許,王維在蒲城縣罕井鎮罕井賓館一樓大廳,以3500元的價格將一包冰毒賣給孫新鵬時,被公安機關當場抓獲,繳獲毒品疑似物一包,在孫新鵬處繳獲王維給該孫的毒品樣品一包。王維被抓獲后,積極協助公安機關在罕井鎮家樂賓館206房間,將蔣二榮、余建智抓獲。經鑒定繳獲的兩包毒品疑似物均含甲基苯丙胺(冰毒)成分,重量分別為14.02克、0.20克。
余建智被抓獲后供述了其販賣毒品的事實,并自愿配合抓捕上線“九叔”,該余即與“九叔”約定,以39000元購買“九叔”在渭南的這批毒品,“九叔”派劉某某、劉小平從深圳乘飛機來渭南和余建智交易。同月21日下午,劉某某、劉小平到渭南開發區凱帝酒店103房間見到要購買毒品的余建智。劉小平按照“九叔”的安排,伙同劉某某赴大荔縣交警隊對面大華快捷酒店,劉小平在該酒店203號房馬桶后面取到毒品后,二劉返回渭南凱帝酒店103房間,二劉正與余建智進行毒品交易時,被當場抓獲,繳獲毒品疑似物三包,經鑒定均含甲基苯丙胺成分,重量分別為9.59克、355克、236克。
依據上述事實,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劉某某、劉小平、余建智、蔣二榮、王維、劉楠違反國家對毒品的管理制度,從事毒品販賣活動,其行為均已構成販賣毒品罪。劉某某、余建智販賣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冰毒)605.22克、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麻古)9.59克,販賣毒品數量大。劉小平為獲取非法利益,販賣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冰毒)591克、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麻古)9.59克,販賣毒品數量大。蔣二榮、王維、劉楠販賣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冰毒)14.22克,販賣毒品數量較大,依法均應予以懲處。余建智、蔣二榮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劉某某、劉小平、王維、劉楠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從犯。余建智積極協助公安機關抓獲毒品犯罪人,查獲大量毒品,構成重大立功。王維協助公安機關抓獲同案其他被告人,構成立功。劉某某、劉小平、余建智、王維在庭審中,認罪態度較好,又有悔罪表現,應對余建智、王維減輕處罰,對劉某某、劉小平、劉楠從輕處罰。余建智、蔣二榮曾因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在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系累犯,依法應當從重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一款、第二款(一)項、第三款、第二十五條一款、第二十六條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五條一款、第六十八條、第五十六條一款、第五十五條一款的規定,以被告人劉某某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被告人劉小平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被告人蔣二榮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元;以被告人余建智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元;以被告人劉楠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0元;以被告人王維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0元;繳獲的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冰毒)605.22克、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麻古)9.59克,予以沒收;隨案查獲的毒資334元、銀行卡2張、手機6部,依法予以沒收。
劉某某上訴提出,其系從犯,作用??;本案存在特情引誘情形,且社會危害性不大;其主觀惡性不大,能如實供述罪行,認罪態度好,且有悔改表現。原判量刑偏重,請求減輕處罰。
余建智上訴提出,本案查獲的600余克毒品交易未果,其應系犯罪中止;其因販賣十余克毒品被抓獲后,積極配合公安機關引誘抓獲劉文峰、劉小平,有重大立功表現,并應認定其系自首。原判事實不清,量刑過重,請求公正判處。
蔣二榮上訴提出,其沒有參與毒品犯罪,是余建智用其的電話和劉楠聯系,與其無關,請求改判其無罪。
劉楠上訴提出,原判僅依據余建智的供述認定毒品系其放入游戲廳內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其檢舉他人故意殺人線索,原判沒有查明。請求對其減輕處罰。
辯護人提出了與劉楠上訴理由相同內容的辯護意見。
王維上訴提出,其在共同犯罪中系從犯,主觀惡性不大,同時具有立功情節,有悔改表現;本案存在特情引誘情形,且社會危害性不大。原判量刑偏重,請求對其減輕處罰。
辯護人提出了與王維上訴理由相同內容的辯護意見。
經審理查明,原審判決認定上訴人劉某某、余建智、蔣二榮、王維、劉楠、原審被告人劉小平販賣毒品的犯罪事實、情節是清楚、正確的。有下列證據證實:
1、抓獲經過、偵破報告、受案登記表證明,2014年3月20日1時許,蒲城縣公安局禁毒大隊接到吸毒人員孫新鵬電話報案稱:蒲城縣罕井鎮叫王維的人稱自己有冰毒,讓孫聯系買家,孫愿意配合對王維進行抓捕。公安人員隨即布控,在罕井鎮罕井賓館大廳,將正在交易毒品的王維、孫新鵬當場抓獲,從王維身上繳獲毒品疑似物一包。王維供述所售毒品系蔣二榮提供,在王維的配合下,公安人員在罕井鎮家樂賓館206房間將蔣二榮、余建智抓獲。余建智到案后,如實交代罪行,積極配合公安機關聯系給其提供毒品的“九叔”。同月21日在余建智的配合下,公安人員將“九叔”派來進行毒品交易的劉小平、劉某某抓獲。經審問,二劉對其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本案另兩名涉案人員劉楠、殷折君(另案處理)分別于同年5月25日17時許、6月20日14時許在西安市長安區、廣東省東莞市抓獲,此案告破。
2、證人孫新鵬證明,2014年3月19日23時左右,他在罕井鎮堯山網吧碰見王維,王維向他打聽有誰需要冰毒,并講要買至少10克,每克230元。他說可以幫忙問一問,于是他便打電話給蒲城縣禁毒大隊說了王維賣冰毒的事,并愿意配合公安人員抓獲王維。他根據公安人員的安排,以討價還價的方式先穩住王維,在公安人員到達后,他便與王維約定交易時間和地點。同月20日1時許,他拿著公安人員給的3500元在罕井賓館一樓大廳等候。過了一會兒,王維來了,他把錢給了王維,王維正收錢時,公安人員過來把王維抓獲。
3、扣押物品清單證明,2014年3月19日,公安人員從王維處扣押毒品疑似物一包(白色晶體),人民幣3500元;從孫新鵬處扣押毒品疑似物兩小粒(白色晶體)。同月21日,公安人員從劉某某處扣押黑色NOKIA手機1部、身份證1張,從劉小平處扣押人民幣334元、銀行卡2張、白色蘋果手機1部、毒品疑似物607克(兩包、白色晶體)、107片(麻古、紅色顆粒)、身份證1張、銀色TIAHUA手表1塊。
4、陜西省渭南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渭)公(司法)鑒(理化)字(2014)204、206號理化檢驗鑒定報告書證明,從孫新鵬處扣押毒品疑似物兩小粒及王維處扣押毒品疑似物一包,均檢出甲基苯丙胺(冰毒)成分,凈重分別為0.20克、14.02克;從劉小平處扣押的107片紅色顆粒及兩大包毒品疑似物中均檢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凈重分別為9.59克、355克、236克。
5、登機牌證明,2014年3月21日11時10分,劉某某、劉小平從深圳寶安國際機場乘航班號HU7872客機到西安咸陽機場。
6、大荔縣大華快捷賓館入住信息單證明,2014年3月21日18時09分,劉小平登記入住該賓館203房間,隨后又退房。
7、辨認筆錄證明,2014年4月28日,大華快捷酒店負責人趙峰經混雜辨認,確認劉小平就是2014年3月21日18時來該賓館203房間入住的客人。
8、手機通話記錄詳單及短信記錄證明,王維手機14727889123自2014年3月6日至20日與蔣二榮手機13484429115、余建智手機13572607927、18391391303均有多次通話;蔣二榮、余建智的上述手機有相應通話;王維手機自同月19日23時至20日1時與孫新鵬手機18791892534通話20次。
蔣二榮手機13484429115自同月10日至20日與余建智手機13572607927、18391391303有過多次通話,余建智手機有相應通話。
劉某某手機13412677977同月18日至21日與余建智手機13572607927及18391391303、劉小平手機13433593012、“九叔”手機15877648940有過多次通話,余建智手機有相應通話。
余建智手機13572607927、18391391303自同月20日至21日與“九叔”有過多次通話記錄及交易毒品的短信內容。
9、蒲城縣公安局現場檢測報告書證明,2014年3月20、22日,公安人員經對王維、孫新鵬尿樣檢測,均為陰性;對蔣二榮、余建智、劉小平、劉某某尿樣檢測,均為陽性。
10、蒲城縣公安局禁毒大隊立功表現證明,余建智被抓獲歸案后,積極配合公安機關抓獲毒販劉某某、劉小平,繳獲毒品600余克,有重大立功表現。
11、上訴人劉某某供述,他在深圳打工時認識了一個叫“老鷹(殷折君)”的人,他染上毒癮后有一次在東莞市長安鎮又見到殷折君,這時殷折君也開始吸毒,他倆就在一起吸過幾次毒。2014年3月份,殷折君打電話說其“九叔”的一批貨(冰毒)在渭南市大荔縣被困,讓他幫忙找個買主。他就給余建智打電話問是否需要貨,并講這批貨價錢很低,他還讓余建智與殷折君直接聯系。后來,余建智給他銀行卡上打了2萬元,他打牌把這2萬元輸光了,余建智又給他打了2.3萬元。錢到賬后,殷折君當著他的面給“九叔”打電話說錢到位了,讓“九叔”把大荔縣放貨的地點發過來,但“九叔”要把錢打到劉小平的郵政儲蓄卡上,殷折君很生氣地說不管這事了。殷折君向他借錢,他從ATM機上把余建智打的2.3萬元取出,給了殷折君7000元。后余建智不斷打電話催他要貨,殷折君把他的電話給了“九叔”,“九叔”便開始打電話和他說交易的事,他把“九叔”的電話又發給余建智,“九叔”和余建智就聯系上了。同月19日晚,“九叔”說已經和余建智說好了,讓他于21日飛往陜西負責交易,同時還安排劉小平和他同行。21日10時,他和劉小平在深圳寶安機場見面后一起坐飛機到了西安咸陽機場。下飛機后,余建智雇的出租車把他倆直接拉到渭南開發區凱帝商務酒店,在該酒店103房間他二人見到余建智。余拿出三四萬元讓他看,并說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劉小平就給“九叔”打電話,“九叔”讓他和劉小平去大荔縣取貨。他和劉小平坐出租車到了大荔縣,“九叔”讓他在汽車站等候,讓劉小平去取貨。劉小平取到貨后他們又一起坐車回到凱帝酒店103房。當他們正在與余建智交易時,被公安人員抓獲。
12、原審被告人劉小平供述,他不清楚“九叔”的底細,他們是在一次吃夜宵時認識的。2014年3月11日,“九叔”打電話說在陜西有一批冰毒約600克左右要交易,貨款39000元,問他愿意不愿意到陜西跑一趟,事成之后給他3000元。他因為打牌輸了好多錢,沒有經濟來源就同意了。“九叔”說是21日11時40分的航班,他到寶安機場后,按照“九叔”安排和“阿文”(劉某某)一起坐飛機于當天14時30分到咸陽機場。下飛機后,他倆坐上買主雇的出租車到了渭南凱帝商務酒店103客房,買主余建智取出來三四萬元說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九叔”就讓他們去大荔縣,他和劉某某坐出租車到大荔縣,“九叔”讓劉某某在汽車站等候,讓他一人去大荔縣交警隊斜對面的一個快捷賓館,在賓館203房間馬桶后面他拿到貨,也就是兩包約六百克的冰毒,一包多一點,一包少一點,都用塑料袋密封裝好,其中里面有一小袋綠色包裝的,應該是麻古。然后他就給劉某某打電話讓來接他。隨后他和劉某某一起坐出租車返回渭南凱帝商務酒店,在和余建智交易毒品時,被公安人員抓獲。
13、上訴人余建智供述,2013年年底,他在廣東東莞玩時,認識了劉某某和殷折君。2014年3月中旬一天,殷折君給他打電話,說其“九叔”在渭南有600多克貨(冰毒)和100多片麻古,因下線出事了,讓他幫忙把貨出手。他說先拿些樣品看一下,殷折君就把“九叔”的電話號碼給他,他就給“九叔”打電話,“九叔”讓他第二天去渭南火車站。他就給劉某某打電話問這個事情,劉某某說沒有問題。他和“九叔”說好每克60元。“九叔”讓他先給劉某某打2萬元,收到貨后再補剩下的錢。第二天,他從漢中坐車于21時許到渭南火車站,“九叔”給他打電話說出了渭南火車站靠左手走20米左右有一個方便面袋子讓他撿起來,他撿起來用手捏了一下是冰毒。當天他就住在渭南,為拿到這批毒品他分別給劉某某打了2萬元、2.3萬元,打款后他一直催著要貨,但始終沒見,便問“九叔”為啥不給他貨。“九叔”說自己沒有收到錢,不能給貨。他就打電話問劉某某,劉說自己把錢打牌輸了,但給了“九叔”5000元定錢。同月19日6時30分,他從漢中市坐車往渭南走,在路上他給蒲城的獄友蔣二榮打電話,說他這里有一些“冰”要賣。13時左右,他到達蒲城罕井鎮,蔣二榮和另一個叫劉楠的男子在等他,見面后他們三人直接去了賓館。到賓館三人便開始“溜冰”,溜冰的時候,劉楠說有人要這些冰毒,他把帶來的冰毒留了一點給自己吸,其他的都讓劉楠帶走,走時劉楠說200元1克,當時也沒給錢,但他想劉楠把毒品賣了會給他錢。第二天凌晨4時許,他在賓館就被公安人員抓獲。
他被抓后,為爭取寬大處理,就說了和“九叔”聯系毒品的相關情況,公安機關讓他和“九叔”聯系。“九叔”也急于將毒品出手欲和他交易。他說這次要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不見貨他就不給錢,“九叔”說可以,并說派劉某某和另一個人到渭南跟他交易。3月21日在公安機關的安排下,在渭南市開發區凱帝商務酒店開了一個房間,并且安排一輛出租車去機場接劉某某。下午4時左右,劉某某和另一個男子(劉小平)被送到凱帝商務酒店103房間,他拿出4萬元讓劉某某看了一下說,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劉小平就說要到大荔取貨,劉某某、劉小平遂坐出租車去了大荔。當日19時許,劉某某、劉小平回來,然后他就要求秤貨的分量,這時公安人員進來抓獲了劉某某、劉小平。
14、上訴人蔣二榮供述,他在漢江監獄服刑時認識“愣哥”(余建智)。2014年3月上旬的一天,余建智打電話問是否要冰毒,他要過一次,當時還碰到“飛飛”(王維),就問王維是否認識吸冰毒的,王維答應打聽一下賣家。2014年3月19日上午,余建智來到蒲城罕井,他把余建智帶到家樂賓館206客房,一塊去的還有劉楠。在閑聊中,余建智拿出一包冰毒,他用飲料瓶子和吸管做了一個冰壺,三個人都吸了一點余建智帶的冰毒。之后劉楠把冰毒拿走了,他就在賓館睡覺。后王維來賓館說有人想買冰毒,15克3500元。因他之前欠了王維干爹1萬元,到期沒還,他想把冰毒賣了,再添6500元,把錢還上。所以他就給劉楠打電話,讓劉楠把冰毒給王維,劉楠說冰毒在他開的游戲廳,他就讓王維到游戲廳找劉楠取毒品,王維就走了。3月20日4時許,公安人員來到賓館把他和余建智抓了。
15、上訴人王維供述,蔣二榮于2014年3月16日左右說有冰毒,讓他幫忙找買主,并說最少一次賣10克,每克最少200元。他見蔣二榮的游戲廳開爛了,蔣二榮還從他干爹那里借了1萬元快到期了,他就想給蔣二榮幫忙找買主。2014年3月19日他碰到孫新鵬,就問孫有沒有人要冰毒,孫新鵬說自己的一個朋友要15克,他說每克230元,共計3450元,他讓孫新鵬給3500元。孫新鵬同意了。他就給蔣二榮打電話,并親自到蔣二榮住的家樂賓館206房告訴蔣買主聯系好了,15克共3500元。蔣就給劉楠打電話,讓他去游戲廳找劉楠取冰毒。劉楠給了他一包約十幾克的冰毒后,他就和孫新鵬聯系,約定在3月20日1時在罕井賓館一樓大廳進行交易。當日他來到該賓館大廳,孫新鵬把錢給他,他正收錢時被公安人員抓獲。
16、上訴人劉楠供述,蔣二榮在罕井鎮開元街開了一家游戲廳,他在其中打工。2014年3月上旬一天晚上,蔣二榮把他領到余建智住的客房里,桌子上放了錫紙和一部分冰毒,蔣二榮做了一個冰壺,讓他吸了兩口。蔣二榮給他說,余建智能弄下冰毒,再準備2萬元,想把自己的越野車贖回來,車讓余建智先開著。因蔣二榮借別人錢,一直把車抵押在別人那里。后蔣二榮打電話讓他將游戲廳床柜里的冰毒給王維并說王維的朋友要買這些冰毒。他和王維到游戲廳,從床頭柜取出一包冰毒交給王維。
17、前科材料證明,⑴余建智(余力軍)因犯盜竊罪,于1992年6月5日被陜西省城固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⑵余建智(余力軍)因吸食毒品,于2003年被漢中市人民政府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勞動教養兩年;⑶余建智因犯搶劫罪、詐騙罪,于2005年12月6日被漢中市漢臺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4000元,2013年2月23日,刑滿釋放。
⑷蔣二榮因犯盜竊罪,于2008年被陜西省合陽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10000元,2011年1月27日,刑滿釋放。
⑸王維因犯盜竊罪,于2008年4月16日被陜西省黃龍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犯罪時系未成年人),并處罰金一萬元,2013年1月30日,刑滿釋放。
上述證據,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上訴人劉文峰、蔣二榮、余建智、劉楠、王維、原審被告人劉小平違反國家對毒品的管理制度,從事毒品販賣活動,其行為均已構成販賣毒品罪。
劉文峰積極促成余建智與“九叔”的毒品交易,為雙方傳遞信息,接收余建智的購毒款,并受“九叔”指使從深圳市到渭南市與余建智交易毒品,故其應對案發后查獲的全部毒品即含有甲基苯丙胺的614.81克毒品負責;劉小平受“九叔”指使從深圳市到渭南市與余建智交易毒品,并獨自將秘密藏匿的600.59克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取出,從而實現與余建智的毒品交易。劉文峰、劉小平販賣毒品的數量大,但二人不是涉案毒品的所有人,亦不決定毒品的價格,故在共同犯罪中系從犯,依法可從輕或減輕處罰。
余建智為謀取非法利益,從“九叔”處購買大量毒品販賣,其還積極聯系蔣二榮等人出售毒品,故其應對案發后查獲的全部毒品即含有甲基苯丙胺的614.81克毒品負責,且在其與蔣二榮、劉楠、王維的共同犯罪中系主犯;蔣二榮獲知余建智有毒品出售后,積極聯系王維尋找買家,王維找到吸毒人員孫新鵬,并與孫商定毒品交易的價格和數量后取得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14.22克販賣,故二人對促成該部分毒品交易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劉楠明知蔣二榮欲販賣毒品,將上述毒品從賓館帶回游戲廳,并受蔣二榮的指使,將該毒品交給下線王維,其在共同犯罪中系從犯,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
余建智因販賣14.22克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被抓獲后,積極配合公安機關,在公安機關的安排部署下,繼續與“九叔”聯系,完成其與劉文峰、劉小平共計600.59克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交易,協助抓獲劉文峰、劉小平二人,有重大立功表現;依據現有證據,王維被抓獲時并未提及余建智,隨后余建智、蔣二榮一同在賓館被抓獲,余建智先作供述,并承認查獲的14.22克毒品系其所有,故符合如實供述司法機關尚未明確掌握的罪行,有自首情節,且其隨后又交代了涉案600.59克毒品的情況,依法應從輕處罰;故余建智犯罪后,有重大立功表現又有自首情節,應當減輕處罰。余建智、蔣二榮均曾因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在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系累犯,均應從重處罰。王維被抓獲后協助公安機關抓獲同案被告人,構成立功,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劉文峰、劉小平、余建智、王維在歸案后認罪態度較好,可酌情從輕處罰。
對劉文峰的上訴理由,經查,劉文峰、余建智的供述可相互印證,在余建智被抓獲前其與“九叔”等人就預謀交易大量毒品,并積極磋商、匯款,故其產生犯意在先,并已著手實施毒品犯罪,故隨后公安機關抓獲余建智,采取貼靠、接洽的手段破獲案件,不存在犯罪引誘的情形;劉文峰販賣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614.81克,原審判決已根據劉文峰系從犯,歸案后認罪態度較好,有悔罪表現的情況,對其從輕處罰,量刑適當,故其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
對余建智的上訴理由,經查,劉文峰、余建智的供述可相互印證,余建智在被抓獲前已與“九叔”、劉文峰等人預謀交易大量毒品,并積極磋商、匯款,在沒有收到毒品時還不斷催促對方,故余建智不存在自動放棄犯罪或自動防止犯罪后果發生的情形,不具備法律規定犯罪中止的構成要件。隨后,其因被抓獲為爭取立功的客觀原因,配合公安機關抓獲同案被告人的情況,亦與犯罪中止無關;因本案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其被抓獲時,公安機關已掌握其犯罪事實,故可認定余建智有自首情節,但其被抓獲時與共犯蔣二榮在一起,此時公安人員已掌握蔣的犯罪情況,只是當時公安人員未首先詢問蔣,而先問了余,余即予以交代。依當時情況即使其當時不予供認,也逃脫不了,故其供認在客觀上存在一定的被動性,且原審判決已根據余建智的重大立功、悔罪表現等法定、酌定情節,對其大幅減輕處罰,結合余建智的累犯從重情節,原審判決量刑適當,其該自首情節不足以再對其減輕處罰,故余建智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
對蔣二榮的上訴理由,經查,蔣二榮在獲知余建智有毒品出售后,積極聯系王維尋找買家,指使劉楠將毒品交給王維的犯罪事實不僅有余建智、王維、劉楠的供述及涉案人員的手機通話記錄在卷證實,且有其本人的多次供述可相印證,足以認定,其上訴所稱余建智與劉楠電話聯系的理由沒有任何證據支持,故蔣二榮的上述理由不能成立。但余建智系蔣二榮的毒品上線,且蔣二榮販賣毒品的數量遠遠少于余建智,故原判對蔣二榮、余建智的量刑不均衡,結合蔣二榮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及全案的實際情況,依法在處刑上對蔣二榮予以改判。
對劉楠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經查,劉楠明知蔣二榮欲販賣毒品,將14.22克毒品從賓館帶回游戲廳,并受蔣二榮的指使,將該毒品交給下線王維的犯罪事實有余建智、蔣二榮、王維的供述在卷證實,且有其本人的供述可相印證,足以認定;劉楠檢舉他人犯罪的線索未經查實,不構成立功,故對劉楠的上述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對辯護人的相應意見不予支持;但劉楠在共同犯罪中系從犯,其地位、作用相比王維較小,故原判對二人量刑不均衡,故結合全案的實際情況,依法在處刑上對劉楠予以改判,對劉楠及辯護人請求減輕處罰的相應訴、辯意見予以采納。
對王維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經查,其提出本案存在犯罪引誘的訴、辯意見,與本院認為劉文峰相同上訴理由不能成立的論理一致,王維在明知蔣二榮已持有毒品的情況下聯系孫新鵬代售,故不存在犯罪引誘;且王維在共同犯罪中,積極聯系毒品買家,磋商毒品價格,對促成毒品交易起重要作用,故應系主犯,原審判決認定其系從犯不當,但王維有立功情節,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故原審判決對其判處六年有期徒刑,不違反法律規定,故王維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審判程序合法。惟未認定余建智的自首情節,對劉某某、劉小平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及對蔣二榮、劉楠的處刑不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項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一款、第二款(一)項、第三款、第二十五條一款、第二十六條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五條一款、第六十七條一款、第六十八條、第五十六條一款、第五十五條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渭南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渭中刑一初字第00060號刑事判決第四、六、七項,即(四)被告人余建智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元;(六)被告人王維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0元;(七)繳獲的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冰毒)605.22克、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毒品(麻古)9.59克,予以沒收;隨案查獲的毒資334元、銀行卡2張、手機6部,依法予以沒收。
二、撤銷渭南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渭中刑一初字第00060號刑事判決第一、二、三、五項,即撤銷(一)被告人劉某某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二)被告人劉小平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三)被告人蔣二榮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元;(五)被告人劉楠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0元。
三、上訴人劉某某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折合人民幣50000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3月22日起至2029年3月21日止,罰金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三個月內繳納)。
四、原審被告人劉小平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折合人民幣50000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3月22日起至2029年3月21日止,罰金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三個月內繳納)。
五、上訴人蔣二榮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3月21日起至2021年3月20日止;罰金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三個月內繳納)。
六、上訴人劉楠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0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5月25日起至2019年5月24日止;罰金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三個月內繳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是重慶乃至西南地區首家專做刑事辯護的刑事律師所,團隊旗下匯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師、法學專家、博士等人才為確保辦案質量,智豪律師作為首家向社會公開承諾所承接刑事案件經過全體律師的集體討論以確定最佳的辯護方案——“集體智慧、團隊資源”,結合刑事領域積累的廣泛深厚的社會關系資源及刑事辯護的實戰經驗,“為生命辯護、為自由吶喊”。
免責聲明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權利問題,請相關權利人根據網站上的聯系方式在兩周內速來電、來函與智豪團隊聯系,本網承諾會及時處理。

關閉
吉林快3今天 北京快三计划 财神捕鱼1000倍红包 广东快乐10分玩法技巧 闲来宁夏麻将透视 吉林十一选五 快乐8平台是真的吗 一赖到底麻将游戏下载 888真人百家乐 六合快报一肖二码默认版 手机捕鱼棋牌游戏大厅 nba灰熊vs篮网视频 中原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白山在线白山麻将 微乐贵州捉鸡麻将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带连线 体育彩票6十1开奖查询